AI研究者似乎正在实践语言论者的观点

OpenAI 的人工智能写作系统 GPT2 可以撰写以假乱真的新闻故事和仿写名家小说,这是继 deepfakes 之后又一个令人惊讶的工具。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这类深度伪造工具会越来越神奇,未来我们看到的貌似真实的东西都可能是假的。有人惊呼: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媒体反乌托邦时代。不过,除了质疑,也应有哲学上的思考。语言论者说:“一切皆是语言的虚构。”AI 研究者说:“一切都可虚构。”后者是在实践和印证前者的观点吗?

VR叙事游戏《黑暗区域:哨兵》侧重于超自然探索

优秀的 VR 叙事作品少之又少,《黑暗区域:哨兵》(Area of Darkness: Sentinel)似乎值得期待。在该作中,你饰演安妮·埃文斯博士,在 1978 年的哨兵岛上进行三天惊悚的探索,从而构建一个神奇的世界。该作有着完整的配音和分支叙事,与《Gallery》、《Obduction》等 VR 叙事冒险游戏非常相似,不过更侧重于超自然元素。它来自独立工作室 Rematch。

《奥伯拉·丁的回归》颠覆电子游戏信条

卢卡斯·波普的《奥伯拉·丁的回归》是一部互动作品,令人抓狂的逻辑谜题和拼贴化的叙事是其最大的特色。你的任务是调查被遗弃的奥伯拉·丁号上所有人的命运;藉此,你将在一个奇怪的、引人入胜的框架中,通过音频片段和你的想象、推理体验一个故事。作家德文·科德威将该作列为 2018 年他最喜欢的数字内容之一,称赞它对人们一直以来所崇尚的电子游戏信条的颠覆。

Ela Darling:AR 才是成人电影的天堂

世上第一个 VR 女王和 VR 成人业先锋 Ela Darling 认为,VR 只是过渡性媒介,人们不会只满足于观看 360° 全景视频, AR 才是成人电影的天堂。尽管她认为 VR 色情业好景不会长久,但她表示在目前的技术过渡期,VR 依然是一门值得投资的生意。“AR 色情将会给我们无与伦比的体验,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得先用 VR 这个媒介来摸索,以及让用户适应。”她说。

《Dear Angelica》展现VR叙事的情感表现力

VR 短片《Dear Angelica》已经来到 Oculus Go。该作讲述一个小女孩和她已故的母亲——一位著名的女演员——的故事,交织着美丽与残酷、温暖与痛苦,其沉浸环境的视觉渲染和体验性叙事所带来的情感表现力,体现了 VR 作为讲故事媒介相对于电影的优势。该作由 Oculus 故事工作室制作,获得了去年艾美奖的“互动原创作品”奖。

用人工智能为烟花命名,像来自后人类时代

人工智能研究科学家、AI Weirdness 博主 Janelle Shane 创建了一个 AI 模型,来为烟花命名。所创建的 3000 个烟花名称大部分都很形象,比如“微笑的火箭”、“代码的隆隆声”、“发髻花”等。“看起来像是来自后人类时代,在那个时代,机器模糊地记得人类的样子。”她说。她使用基于 Google TensorFlow 机器学习框架和高级神经网络 API Keras 的开源模块 textgenrnn,作为首选算法。

让VR成为将文化重新引入文字和深度思考的方式

当排版的界面是 VR、MR 和 AR 的世界,排版应该何为?专门从事媒体和视觉文化写作的作家安吉拉·里埃斯在《虚拟现实中的印刷术:新的前沿》一文对此进行了探讨,并提出了他的希望:让 VR 成为将文化重新引入文字和深度思考的方式。他说,战胜新形式提出的强大的排版挑战,这一满足包含着对社会目标的追求,因为“文字让我们连接在一起”。

迪斯尼动画《海洋奇缘》VR体验受热捧

迪斯尼动画《海洋奇缘》上映前一天在脸书上推出 VR 体验。虽然整个体验就是置身一堆戴黑眼罩的 coconut 中,看着他们在椰子做的鼓上炫酷地演奏农业重金属,没有其他的故事情节,却仍然受到了热捧。似乎仅仅是 Oculus 跟迪斯尼合作就令人激动。或许人们希望他们的合作能让 VR 与迪斯尼动画成为好基友,给 VR 动画片带来非同凡响的未来。

人工智能与莫扎特的音乐骰子游戏

人工智能正在越来越多地参与到音乐创作中,但是将工具作为音乐创作过程中的决策者的探索自莫扎特就开始了。1787 年,莫扎特搞了个音乐骰子游戏,通过玩家多次掷骰子来将预先写好的音乐片段串在一起,这些片段与骰子的六个面相关联。最终的结果是一首由片段随机组合的完整的乐曲——可以不断得到新的乐曲。

Alexa集成计算知识引擎Wolfram Alpha,更有学问

亚马逊的智能语音助手 Alexa 将集成计算知识引擎 Wolfram Alpha,从而变得更有学问,可以回答与数学、科学、天文、工程、地理、历史相关的问题,比如:第 10 亿个素数是多少?天鹅能飞多高?离月亮升起还有多久?Wolfram Alpha 于 2009 年 5 月推出,基于 Wolfram Research 的旗舰平台构建,并从诸多第三方来源获取数据。

用光线效果来引导故事叙述及其情感表达

爱情故事多得像天上的星辰,《遗迹》(Vestige)的特别之处是 VR 所带来的体验式叙事。我们将进入丽莎的脑海,亲历她像做梦一样对死去的爱人埃里克的多重往复的回忆,感受她的浪漫、幸福和伤痛。该作采用体积捕捉技术来构建沉浸式环境,同时利用光线效果——自然地照亮和屏蔽——来引导故事叙述及其情感表达。该作由 Aaron Bradbury 制作。

《Chroma Lab》赋予色彩以魔法,让玩家创造丰富多彩的梦幻

《Chroma Lab》的独特之处是赋予色彩以魔法,从而让玩家创造丰富多彩的梦幻。这款 VR 休闲游戏由 Sean Tann 开发,其色彩的变幻基于运用高性能的、自定义的粒子物理引擎所进行的色度试验。游戏有多种工具与颇具特色的菜单选项,允许定制视觉效果。游戏支持 HTC Vive、Oculus Rift。

故事在社交媒体上的流行度将继续上升?

马克·扎克伯格最近表示 Facebook 新闻 Feed 的使用量将会下降,并指示他的团队在 2019 年专注于为故事开发新功能和广告产品。这似乎意味着故事在社交媒体上的流行度将继续上升。但故事的流行是由人们的兴趣和需求推动的,还是社交媒体为了保持广告收入增长,强行向用户推送故事带来的假象,还有待观察。

《EXTRAVAGANZA》混合动画和真人表演,自我嘲讽

《EXTRAVAGANZA》混合动画和真人表演,是一部自我嘲讽的作品。你像一个木偶一样按照愚蠢的指令进行表演——试用你一窍不通的 VR 头显;它承诺娱乐的未来,但事实上除了前瞻性的想法什么也没有——并要面对傲慢的偏见。科技是在改进社会,还是在以新的方式放大我们最坏的特性?这是该作寻思的问题。John Gemberling 和 Paul Scheer 参与演出。

小红帽的故事被制作成AR体验

小红帽的故事被制作成了 AR 体验《Little Red the Inventor》。在新媒介中,女孩也有了新的身份——一个发明家,要为奶奶建造一个新的花园。为此,她将冒险进入沃尔夫森林,遭遇大灰狼,并经历失败;而小玩家们不但会感受她的挫折,还要帮助她树立信心,战胜自己。制作者 Tuna Bora 说,该作旨在为孩子们提供一个在互动媒体中探索移情的机会。

UploadVR征集VR绘画作品,结果惊人

UploadVR 向艺术爱好者征集 VR 绘画作品,结果惊人。这些参赛作品有的出自专业人士,有的来自业余爱好者,它们都富有想象力和质感。所使用的工具有 Tilt Brush、Oculus Medium、Quill、Gravity Sketch 等。

现在是游戏叙事的好时机,但还没到黄金时代

《孤独的托马斯》的创作者 Mike Bithell 曾说,很多开发者和发行商看低了作家。随着叙事类互动作品的兴起,这一状况已经有所改变,现在关心故事的人在许多游戏工作室中有较高的地位。Bithell 认为,现在是游戏叙事的好时机,但还没到黄金时代。他正在寻思 VR 给互动叙事所可能带来的突破和解决方案。

有人训练了学他的声音说话的AI后说:“吓死我了!”

蒙特利尔大学的研究人员研制了一个名为 Lyrebird 的 AI 工具,只需要你一分钟的音频就能生成一个与你的音质极其相似的数字音色。有人训练了这个 AI 后说:“吓死我了!”它无疑有益于制作虚拟化身,但也意味着网络很快就会被虚假的录音所淹没,比如你对某人的甜言蜜语或对上司的咒骂——你说不是说的,可听起来分明是你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