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象学的理论和方法或可为VR创作者提供帮助

悉尼大学教授、现象学家 Kai Riemer 认为,现象学的整体方法表明,故事和直接经验的叙述应该被归纳为简化论和物质主义者认为的客观化的数据。隐喻大多来自身体,经验是开放的、不断更新的……现象学的理论和方法或可为在 VR 领域工作的人们提供帮助。

让VR成为将文化重新引入文字和深度思考的方式

当排版的界面是 VR、MR 和 AR 的世界,排版应该何为?专门从事媒体和视觉文化写作的作家安吉拉·里埃斯在《虚拟现实中的印刷术:新的前沿》一文对此进行了探讨,并提出了他的希望:让 VR 成为将文化重新引入文字和深度思考的方式。他说,战胜新形式提出的强大的排版挑战,这一满足包含着对社会目标的追求,因为“文字让我们连接在一起”。

“我们正处于AR的突破性时刻”

WATTY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Gleb Braverman 认为,我们正处于 AR 的突破性时刻。他说:“重要的技术市场参与者正在以这种或那种方式进入这个行业。”还说:“由于智能手机的计算能力几乎每天都在提高,……所以现在我们将开始看到更快的速度和所有 AR 的更大的上升。”他表示,WATTY 的目标是让 AR 流媒体超越简单的游戏体验,并使用户能够从任何兼容 AR 的设备上流式传输和共享内容。

情感计算可使AI对人类的情绪和感情做出反应

Affectiva 首席执行官 Rana el Kaliouby 说,情感计算将声音和面部表情的情感分析结合在一起,使 AI 技术能够对人类的情绪和情感做出反应,并成为改善生活的更人性化的互动的一部分。她最喜欢的一个例子来自于电影《她》,在这部电影中,华金·菲尼克斯扮演的男主角爱上了由斯嘉丽约翰逊扮演的人工智能助手萨曼莎。Affectiva 专注于情感计算的开发,刚刚推出了 Speech API,一种用于制作机器人和 AI 助手的音频情感检测系统。

如果是喜欢文学的程序员,诱惑就更大了

人类已经写了几千年的东西,如果计算机能够阅读和理解所有的数据,那将是非常有用的。因此,有人说,只要有计算机在,就会有程序员在那里尝试编写能理解像自然语言的程序。如果是喜欢文学的程序员,诱惑就更大了!莎士比亚写了一堆喜剧、悲剧,还有诗歌,他不用写这些,他只要写个莎士比亚——当然比他更出色。

《奥伯拉·丁的回归》颠覆电子游戏信条

卢卡斯·波普的《奥伯拉·丁的回归》是一部互动作品,令人抓狂的逻辑谜题和拼贴化的叙事是其最大的特色。你的任务是调查被遗弃的奥伯拉·丁号上所有人的命运;藉此,你将在一个奇怪的、引人入胜的框架中,通过音频片段和你的想象、推理体验一个故事。作家德文·科德威将该作列为 2018 年他最喜欢的数字内容之一,称赞它对人们一直以来所崇尚的电子游戏信条的颠覆。

《他们在这里》免费向PS Plus会员推送,叙事有创意

《他们在这里》(Here They Lie),来自 Tangentlemen 的恐怖冒险游戏,这个月免费向 PS Plus 会员推送。PSVR 将独家提供一个独特的黑色世界,它是超现实的,而且令人不安,而你在其中的遭遇似乎是不可避免的。游戏的黑白色调经常被令人眼花缭乱的色彩所打断——这是戏叙事沿着蜿蜒曲折的道路前进的重要标志。

用人工智能为烟花命名,像来自后人类时代

人工智能研究科学家、AI Weirdness 博主 Janelle Shane 创建了一个 AI 模型,来为烟花命名。所创建的 3000 个烟花名称大部分都很形象,比如“微笑的火箭”、“代码的隆隆声”、“发髻花”等。“看起来像是来自后人类时代,在那个时代,机器模糊地记得人类的样子。”她说。她使用基于 Google TensorFlow 机器学习框架和高级神经网络 API Keras 的开源模块 textgenrnn,作为首选算法。

视觉小说在VR中表现如何?

视觉小说在 VR 中表现如何?《东京时间》似乎给出了不太好的答案:文字常常出现在我们身体的周围,这让人不知所措。有体验者认为,VR 能增强视觉效果,却无法表现文字及其对话激发的想象。在沉浸式环境中,过多的对话甚至给叙事制造了障碍。

没有打斗,没有解谜,不需要过关

佐治亚理工学院教授迈克·迈替斯和游戏设计师安德鲁·斯坦共同创作的交互戏剧《消逝》,运用人工智能技术制造了玩家以第一人称视角观看和参与的舞台效果。没有打斗,没有解谜,不需要过关——《消逝》所需要的是玩家的智慧和情感,以及对戏剧艺术的阅读和创作能力。这部作品也因此被称为交互作品“未来的影子”。

“互动故事正在演变成一种独特的媒介”

“互动故事正演变成一种独特的媒介。”Endless Entertainment 首席执行官 Michael Fox 说。他们与 NBCUniversal 合作开发的《系列:您的故事宇宙》(Series:Your Story Universe)是其推销的这一概念背后的东西。在该作中,玩家将化身流行电影和剧集以及原创故事中的角色,来演绎自己的故事——随着玩家的进步,他们可以做出影响叙事和带来个性化旅程的决策。

《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VR版未对原作作根本改变

任天堂刚刚发布了《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VR 版本的两张截图,并透露了该版本的开发理念。其技术总监 Takuhiro Dohta 说,VR 版本没有对原作作根本的改变,只是将它设置为让玩家可以使用 VR Goggles 查看想要的任何部分。还说,《塞尔达传说:荒野之息》开发过程的核心目标之一是让它成为一种“乘法游戏”体验,让玩家可以发现自己的乐趣并找到自己的游戏方式,而使用 VR Goggles,乐趣将倍增。

CGI 艺术家巴尔祖纳斯要制作《生化危机2》VR版本

3D、CGI 艺术家阿德里亚斯·巴尔祖纳斯(Adrius Balciunas)雄心勃勃地启动了《生化危机 2》重制计划,制作该游戏的 VR 版本。《生化危机 2》由 Capcom 于 1998 年在 Playstation 首发,受到过高度评价。据巴尔祖纳斯介绍,他将使用虚幻引擎 4 对该作进行重制,Oculus Rift 和 HTC Vive 用户届时可以体验其 VR 版本。

Ela Darling:AR 才是成人电影的天堂

世上第一个 VR 女王和 VR 成人业先锋 Ela Darling 认为,VR 只是过渡性媒介,人们不会只满足于观看 360° 全景视频, AR 才是成人电影的天堂。尽管她认为 VR 色情业好景不会长久,但她表示在目前的技术过渡期,VR 依然是一门值得投资的生意。“AR 色情将会给我们无与伦比的体验,但是在这之前,我们得先用 VR 这个媒介来摸索,以及让用户适应。”她说。

Boulder 诞生于人们意识到 VR 中的规模非常有趣

《画廊 2》的玩家都见识过 Boulder 这个巨大的生物,但他的根源可能比任何玩家知道的都要深。Cloudhead Games 刚刚公布的开发日记说:“Boulder 诞生于人们意识到 VR 中的规模非常有趣。”事实上,Boulder 是自从在 HTC Vive 第一次曝光以来一直存在的角色,在他身上体现了 Cloudhead 游戏的追求和发展。

用光线效果来引导故事叙述及其情感表达

爱情故事多得像天上的星辰,《遗迹》(Vestige)的特别之处是 VR 所带来的体验式叙事。我们将进入丽莎的脑海,亲历她像做梦一样对死去的爱人埃里克的多重往复的回忆,感受她的浪漫、幸福和伤痛。该作采用体积捕捉技术来构建沉浸式环境,同时利用光线效果——自然地照亮和屏蔽——来引导故事叙述及其情感表达。该作由 Aaron Bradbury 制作。

艺术家 Joan Fontcuberta 虚构了一个摄影师

艺术家 Joan Fontcuberta 虚构了一个名叫“Ximo Berenguer”的摄影师,并以他的名义发布了一些摄影作品,以及他的几个假新闻和数字档案——说这位西班牙人于 20 世纪 70 年代去世。新闻界和艺术界没有对他的身份的真实性进行最低限度的验证,就庆祝一个被埋没的天才艺术家终现天日。Fontcuberta 看不下去了,这才透露自己是这些照片的摄影者,他这么做只是为了证明欺骗公众舆论和媒体是多么容易。

小红帽的故事被制作成AR体验

小红帽的故事被制作成了 AR 体验《Little Red the Inventor》。在新媒介中,女孩也有了新的身份——一个发明家,要为奶奶建造一个新的花园。为此,她将冒险进入沃尔夫森林,遭遇大灰狼,并经历失败;而小玩家们不但会感受她的挫折,还要帮助她树立信心,战胜自己。制作者 Tuna Bora 说,该作旨在为孩子们提供一个在互动媒体中探索移情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