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训练了学他的声音说话的AI后说:“吓死我了!”

蒙特利尔大学的研究人员研制了一个名为 Lyrebird 的 AI 工具,只需要你一分钟的音频就能生成一个与你的音质极其相似的数字音色。有人训练了这个 AI 后说:“吓死我了!”它无疑有益于制作虚拟化身,但也意味着网络很快就会被虚假的录音所淹没,比如你对某人的甜言蜜语或对上司的咒骂——你说不是说的,可听起来分明是你的声音。

Alexa集成计算知识引擎Wolfram Alpha,更有学问

亚马逊的智能语音助手 Alexa 将集成计算知识引擎 Wolfram Alpha,从而变得更有学问,可以回答与数学、科学、天文、工程、地理、历史相关的问题,比如:第 10 亿个素数是多少?天鹅能飞多高?离月亮升起还有多久?Wolfram Alpha 于 2009 年 5 月推出,基于 Wolfram Research 的旗舰平台构建,并从诸多第三方来源获取数据。

盛夏,泳池,美女……这些词所唤起的想象

盛夏,泳池,美女……这几个词所唤起的想象在《Rich life simulator VR》中可变成有实感的体验。这款游戏让你躺在泳池边的椅子上享受美人环绕的快感,她们摇晃着身躯跳着性感的舞蹈,似乎都很想与你有一段故事。游戏重在模拟体验,在操作上没有多少要求,适合爱做梦的游戏小白。

开发者正在远离免费游戏

Jake Parmley 撰文指出,开发者正逐渐远离免费游戏。免费游戏是提高用户粘性的一种方式,一些大型游戏都整合了免费游戏模式,并获取了巨大成功,像《英雄联盟》、《神之浩劫》、《坦克世界》和《炉石传说》皆吸引了大量的用户,创造了强大的合作关系,并重塑了游戏领域。尽管如此,大量的游戏玩家更倾向于非免费游戏模式。在研究了美国和英国游戏玩家的游戏后,Parmley 发现 82%的美国玩家和 87%的英国玩家更喜欢一次性消费游戏。他说,许多开发者也都注意到了这点。

让观看者作为主角进入故事不是观看VR电影的正确方式

VR 电影制作工作室 Felix & Paul 联合创始人 Felix Lajeunesse 认为,让观看者作为主角进入故事,不是观看 VR 电影的正确方式。他说:“对于 VR 这种充满挑战性又有着特殊魅力的叙事媒介来说,最基本的问题是你如何让观看者参与到故事当中。”他的意思或许是,观看者在 VR 电影中,不仅仅是体验者,还应承担叙述者的角色。

《UTURN》将观众置于两个相互交织的故事中间

当一位年轻的女程序员加入男性主导的公司时,会发生什么?《UTURN》的世界基于这个问题而构建。这是一部来自法国的 VR 生活喜剧,它将观众置于两个相互交织的故事中间——一个来自女性视角,另一个来自男性视角——来体验性别鸿沟。观众可以随时选择故事的哪一侧,而无论错过什么都将改变他们对整个故事世界的看法。

《Manifest 99》主打剧情,玩家以视线推进故事

游戏开发商 Flight Scholl Studio 发布了 PSVR 新作《Manifest 99》。该作以剧情为主,故事发生在一列被乌鸦侵袭的老旧的蒸汽火车上,玩家需要帮助 4 位乘客到达他们的目的地。玩家可以调整视线,以乌鸦、熊、猫头鹰的视角来推进故事,还能和列车上乘客的意识进行连接来了解他们为什么在列车上。

《乌鸦 VR》为经典注入新的生命

托马斯·帕西卡(Thomas Pasieka)刚刚发布的 Oculus Rift 项目《The Raven VR》,为爱伦·坡着名的诗《乌鸦》注入了新的生命。这部作品赋予诗的意境以绘画和音乐的效果,使观众置身在 1845 年 12 月坡的客厅中。朗读者为美国音乐家和演讲者巴里·卡尔(Barry Carl),乔丹.鲁迪斯(Jordan Rudess)参与了创作。

AR是新闻叙事的理想媒介吗?

纽约时报开始用 AR 报道新闻了,但 AR 是新闻叙事的理想媒介吗?Ara Parikh 说,我们已经习惯于在躺在床上滑动消息,而 AR 却要求我们站起来映射和探索内容,这看起来不是个好主意。但 AR 的叙事潜力是毋庸置疑的,他认为随着技术的进步和适应需求的内容增多,会有更多的人将 AR 作为看新闻的方式。“在合适的情况下,沉浸式互动内容将值得我们起床。”他说。

超人气手游《Fate/Grand Order》将在秋叶原举行VR体验活动

著名漫改超人气手游《Fate/Grand Order》将在秋叶原 Adores 卡拉 OK 店举行 VR 体验活动。活动有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 FGO VR 游戏体验,玩家将会和熟悉的学妹玛修进行互动;第二部分是将 Adores 卡拉 OK 店与 FGO 联系在一起,你将在看到店内被装饰成 FGO 风格,还有 FGO 主题限定饮料套餐。本次体验面向 12 岁以上的人群。

咖啡馆回来了

未来新闻业是什么样子?《南方都市报》载文说,曾经让大众传媒如虎添翼的新科技或将终结它的单向传播时代;社交网络的兴起表明,传媒业正在回到咖啡馆式的人人相传的双向交流时代。“互联网时代这种嘈杂、多样、吵闹、争论、尖锐的新闻环境有很多地方值得庆祝。”文章欢呼,“咖啡馆回来了。”

用AR吸引年轻一代参与政治生活

如何吸引年轻一代参与政治生活?利用他们对新媒介的热情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美国凤凰城请艺术家在市中心罗斯福街的一面墙上画了一幅有两个翅膀的壁画,当人们用应用程序看时,翅膀就会飞起来,从而成为虚拟体验的中心,然后还可以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该 AR 壁画旨在鼓励年轻人积极参与投票,它以一种创造性的方式将政治主题带入数字空间,并使之与艺术和社区文化结合在了一起。

Steam上有个虚拟现实博物馆,提供2D转3D的诸多绘画

Steam 上有个虚拟现实(VR)博物馆,名为“透视博物馆”(The Museum of ThroughView),提供 2D 转 3D 的各种绘画,包自荷兰大师伦勃朗、美国画家阿尔伯特·比尔施塔特和法国印象派大师克劳德·莫奈的作品。该博物馆由 Erwin Wolf 开发,MarWin Studios 发行,支持 HTC Vive。

有人说VR画是下凡的苍老师

有人说,如果以往的画图软件画出来的是翠花,那么 VR 画就是下凡的苍老师。这组 VR 画作不知道是否会带给你这样的感觉。它们都是画师们用 Google 的 VR 图画软件 Tilt Brush 画出来的,Tilt Brush 支持 HTC Vive 控制器,画家用它可以直接在虚拟现实中作画。迪斯尼动画师 Glen Keane 曾用它创作过美人鱼 Ariel 和其他迪斯尼动画人物形象。

《口袋妖怪》让自杀场所变成抓怪圣地

海崖上的东寻坊,在日本文学作品中被描述为怨念聚集的地方,多年来是轻生者的理想自杀地。由于热门手游《口袋妖怪》(Pokemon GO)的缘故,如今这里变成了抓怪圣地。蜂拥而至的各地玩家占领了这里,他们东走西串,试图抓到精灵的狂热的喜乐精神感染了原本想自杀的人,使他们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

我们并不总是需要可能性

作为对爱伦·坡的诗的重述,《乌鸦 VR》更乐于成为一首可靠的适应经典的作品,它并不奢望拓展 VR 媒介的可能性。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个很好的提醒,我们并不总是需要可能性,有时真实性比可能性更重要。

对于藏有秘密的东西人们总是好奇的

对于藏有秘密的东西,人们总是好奇的,比如女人的胸罩,比如门,这从一组有关《生化危机 7》的数据中看以看出:在游戏发售后的一个月里,有 1,890,721 位玩家调查了佐伊的胸罩,占了所有玩家的 59%;而贝克家的门一共被打开了 557,955,463 次,占 57%。

游戏制作商对用户抱有敌意

游戏制作商 Digital Homicide 对 Steam 的 100 位用户提起诉讼,索赔 1800 万美元,原因是这些用户对他们的游戏进行了不公正的评论并辱骂了他们。他们还要求 Steam 的公司 Valve 提供这 100 位用户的个人信息。为此,Valve 下架了 Digital Homicide 一共 21 款游戏,理由是,对用户抱有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