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克·埃吕尔

技术什么都不崇拜,什么也不尊重。它有一个单一的角色:剥去外部的东西,把所有的东西都照亮,并且通过合理的使用把一切都转化为手段。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