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文本技术正在改变人类阅读和书写的方式,但《玫瑰之名》、《傅科摆》和《昨日之岛》的作者安伯托·艾柯却不为书的未来而感到担忧。他认为:那种供查阅的书,例如手册和百科全书,是会消亡的,因为有超文本入替,我们可以方便地浏览整个网络百科全书。而像《悲惨世界》、《战争与和平》就不同了。“的确,”他在题为《书的未来》的演讲中说,“在角色扮演游戏中,某人可以重写滑铁卢,这样,格鲁希的一彪人马便可赶来救援拿破仑。但是雨果的滑铁卢的悲剧之美,正是让读者感到事情并不以他们的意愿为转移。悲剧文学作品的魅力,是让我们感到书中的英雄有逃脱其命运的可能,但却未能遂愿,原因在于他们的脆弱,他们的骄傲,或是他们的盲目。”

艾柯将这种书称作不可重写的书。他说:“我们不可重写的书是存在的,因为其功能是教给我们必然性,只有在它们得到足够敬意的情况下,才会给我们以智慧。为了到达一个更高的知识境界和道德自由,它们可约束的课程不可或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