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头号玩家》上映以后,我们对“Metaverse”这个词可能已经不那么陌生了。它是由尼尔·斯蒂芬森(Neal Stephenson)在他的著作《雪崩》(Snow Crash)中创造的,指的是一个数字宇宙,一个虚拟世界的集合,可以通过一个特殊的设备来访问。Metaverse 有点像《黑客帝国》中的“矩阵世界”,或者《头号玩家》中的“绿洲”,在那里我们将用化身来替代性地生活。未来很可能是这样的。

VR 互操作性需求

事实上,你已经非常熟悉第一个 Metaverse:网络。万维网是由蒂姆·伯纳斯·李(Tim Berners Lee)在 1991 年发明的,它是一种通过浏览器来浏览网页的标准协议。在 Web 出现之前,Internet 更类似于静态服务器,没有接口,也不容易访问它。因此,互联网时代可以分为两个阶段:Web 前和 Web 后。

类似地,我们相信虚拟现实(VR)的历史将会被分为 Metaverse 前和 Metaverse 后。现在,我们正处在 Metaverse 前时代——就像旧的互联网一样,VR 体验的数量是有限的,而且它们之间没有办法进行交流。我们需要在 VR 中构建类似 Web 的超链接,让用户在应用之间无缝地传送,这是迈向互操作性的第一步。

从技术上讲,互操作性是关于不同世界之间的兼容性,就像 Web 允许用户从一个站点导航到另一个站点一样。然而,在虚拟现实中,未来的世界目前正在由 High Fidelity、VRChat、Sansar、Janus 和 SomniumSpace 等不同公司打造,目前还没有一个共同的标准。为了避免高度分散的 VR 生态系统在孤岛中运行,并且能够跨平台通信,需要尽快制定互操作性标准。

三大支柱

在高水平上,互操作性超越了技术兼容性——这关于自由。跨平台的移动自由,在任何地方建立真正的关系,跨越虚拟现实世界交流、学习、探索。

在现实世界中,想要自由地探索,有三样东西是必须的:一份证明你身份的文件、一种作为费用的货币和一些物品。身份、货币和库存,是你自由的决定性因素。这在虚拟世界中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在每个世界都有相同的外貌——这只是一种伪装——但是对个人身份的权利规定表明他们将被认为是同一个公民。

每个世界都可能有不同的货币,但当地货币可以与其他世界的货币进行交易,公民可以在 Metaverse 的任何地方拥有虚拟商品。商品在每个世界都可能是不可用的——就像某些国家的法律会阻止携带枪支一样——但它们仍然属于公民,根据他们的财产权利。

构建数字自由

因此,在 VR 体验中,强制执行身份、货币和库存标准,是迈向后 Metaverse 时代的第一步,它填补了一个支离破碎的生态系统的多个节点之间的鸿沟。像 High Fidelity 和 Janus VR 这样的公司明白这一点,创建了虚拟现实区块链联盟。他们明白,互操作性也会让内容所有者和平台受益,因为用户将会在不同的世界之间被交叉往来,是共有的而不是独占的。开放边界将加速虚拟经济的发展,使各个世界之间的贸易不会由于兼容性原因而无法达成交易。Metaverse 是全球化的。

去年,虚拟世界《第二人生》(Second Life)报告称,向开发者支付了 6000 万美元。想象一下,如果有像《第二人生》这样的多个平台,它们可以相互交易——根据 Metclafe 法则,总经济将大于其部分的总和。在早期,它尤其重要,它将增加每个世界的流量,并促进更多的交易。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将投入时间和资源,建立以他们的激情为中心的有高度针对性的 VR 社区。让我们共同努力,把这些社区建设成一个开放的世界,超越单个公司的利益。让我们建立数字自由的“理想国”。

【数字叙事 原作:Samuel Huber;编译:L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