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Magic Leap 首席执行官 Rony Abovitz 透露,他的公司将为其备受期待的增强现实(AR)头显 Magic Leap One 添加两名 AI 助手时,一些媒体的反应是:Magic Leap 要利用人工智能来为它的产品增加噱头。

人工智能目前正处于炒作的热潮中,许多公司夸大它的能力,从而对他们的产品和服务进行宣传,并以此来获得更多的资金。因此,媒体对 Magic Leap 的反应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何况 Rony Abovitz 并没有阐明他们的应用原理。

但事实是,人工智能及其 AI 助手将在增强现实、虚拟现实(VR)和混合现实(MR)头显的未来中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两者可能会相互依赖。AI 助手将在 AR 应用程序中找到最有用的域。同时,AR 头显将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 AI 助手,使其用户能更好地与应用程序交互。

目前,AR 应用有两种主要的媒介:移动设备(如 ARCore、ARKit)和头戴式显示器(如谷歌眼镜、微软 HoloLens、Magic Leap)。还有一些固定的 AR 设备,比如 Lampix,其用例很专业,因而也很有限。

iPhone X 和 Pixel 等高端智能手机可以运行高质量的 AR 应用,用户可以通过设备的触摸屏和按钮与应用互动。然而,移动 AR 有一个严重的缺陷:它至少占据了用户的一只手。AR 需要用户与他们的即时环境进行互动,因此我们常常不得不把手机放在面前——这是一个严重的限制因素。

AR 的真正未来将是头显,它可以让用户用手自由地完成其他任务。与智能语音设备有限的用例不同,AR 体验有无数的可能性和用例,用户可以无缝地与他们的环境和应用程序交互。这就是为什么 AR/VR 会赢得“未来计算平台”这一头衔的原因。

电脑和智能手机不会消失,但 AR 头显将变得更加突出。它们已经在专业的工作环境、工厂、医院、农场及其他地方创造了一个舒适的利基市场,在这些地方,用户需要在执行其他任务时访问和处理信息。如果它们能找到合适的应用,也会在消费者领域东山再起。

然而,AR 头显目前在用户与应用程序交互的方式上是有限的。有些提供手动控制器,但控制器将占用用户的双手,限制了 AR 头显的使用。

有一些公司已经开发出了与 AR 应用程序组件交互的复杂手势。手势是一种很好的媒介,但也有局限性。AR 头显的视野有限,但手势要求用户保持手臂的伸展,这样他们就才能进入头显传感器的活动区域。当用户的手部分被遮挡时,手势便会失败。手势还会导致疲劳,从而限制头显的使用。

这就是为什么 AI 助手对 AR 头显来说非常重要的原因。他们很容易就能与头显提供给用户的所有其他功能融合在一起。AI 助手可以帮助用户用他们的 AR 头显完成任务,这些头显以前需要手势或滑动智能眼镜的手柄。用户可以使用 AI 助手来打开和关闭应用程序,激活功能,或者与虚拟对象交互。当与其他技术如眼球追踪相结合时,AI 助手会变得更加有用。例如,用户可以查询他们盯着的对象的信息,或者通过 AI 助手在不使用手势的情况下旋转、移动或操纵虚拟对象。

在 AR 领域,AI 助手可能很快成为必备功能,因为它们将是我们与 AR 应用程序交互的主要方式之一。

现在,回到 Magic Leap 的计划,即 AI 助手将如何与 MR 头戴设备集成。据报道,Magic Leap 的两款 AI 助手将由“一个简单的机器生物来执行低级任务,以及一个独立的、类似于人类的实体,你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平等的实体,如果你不礼貌,它就会离开房间”。

我们认为,试图让 AI 助手有像人一样的外表和特征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它会产生错误的印象和期望。我们不要忘记,无论我们的成就多么令人印象深刻,我们仍然处在一个狭隘的人工智能时代。

Magic Leap 应该专注于创建能够执行不同任务和命令的 AI 助手,即使它没有图形化的外观,而不是浪费精力创建人形模型,以情感的方式与用户互动。这对于 AR 头显来说尤其重要,因为它是虚拟元素和现实世界的混合体。AI 助手应该帮助增强我们与现实世界的互动,而不是分散我们对我们正在完成的任务的注意力。

想象一下,如果你和你的 AI 助手争论,那你周围的人会是怎样反应。毕竟,如果一个图形助手是有用的,Tony Stark 会想到这一点,并给 JARVIS 一张脸。

但这些都是扭结。随着行业的成熟,纽结将被解开。我们相信,随着 AR 和 AI 的发展,AI 助手在 AR 领域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

【数字叙事 原作:Ben Dickson;编译:小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