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已经进入艺术创作领域。这很让人困惑,因为艺术一直独属人类的情感和意识。于是很多人在问:AI 将为艺术带来什么?它会消灭艺术家吗?但是,人工智能专家和策展人本·维克斯(Ben Vickers)却让我们思考艺术能为 AI 带来什么。他表示,如果艺术让人类变得更好,那么也是我们阻止机器人末日成为现实的一条途径。

维克斯在人工智能领域上与多名艺术家合作过,最近他正在策划伊恩·程(Ian Cheng)等艺术家在 Serpentine 画廊的人工智能艺术展览,以展示借助人工智能来重构人类与其他非人类实体(如动物和来世)关系的新方式。

“人工智能艺术最有趣的一个方面是它创造了一种情境,让我们可以开始重新考虑我们对非人类实体的态度。” 维克斯说。从他那里,我们了解到五位在这两条路径上使用 AI 进行创作和研究的视觉艺术家。

伊恩·程

伊恩·程(Ian Cheng)从思考人类关系的角度来开发人工智能,并在这一过程中创作出了最前沿的作品。比如《信念球》(Ball of Beliefs)。在这部作品中,他借鉴了厄休拉·勒古恩的小说理论,来重新思考人工智能的叙事结构。这不是一个非人类 AI,而是 BOB 实体中的多个 AI。从中,你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层次,既有理论叙述上的,也有技术上的。

在伊恩的创作中,另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他使用的不是目前酷热的机器学习,而是逻辑归纳系统,即人们通常所说的老式人工智能——人们在 90 年代早期所做的事情。他的作品深受一位名叫理查德·埃文斯(Richard Evans)的人工智能研究者的影响,并暗含了与高级 AI 研究人员的直接对话。他将在 Serpentine 所展示的作品意义非凡,是目前人工智能艺术最具代表性的例子。

珍娜·苏特拉

珍娜·苏特拉(Jenna Sutela)是一位芬兰艺术家,她的作品涉及黏菌、人工生命形式、人工智能,以及像生源论这样的理论。生源论是一种关于人类如何被创造的理论,相信我们并不是来自大爆炸。它认为,流星是通过行星间的微生物生命转移而诞生的,蘑菇也以这种方式被带到地球,因此是地球上最古老的实体之一。珍娜在她的作品中以令人兴奋和意想不到的方式汲取和发展了这些理论。她还在作品《奥格斯》(Orgs)中,使用黏菌,展示了一种完全不同的、不可思议的智力形式。黏菌可以在迷宫中或迷宫周围,找到食物,这使她她认识到这种霉菌有一种非常有趣的智力形式。

最近,她与谷歌的工程师们一起研究和开发,创造出了她所说的“生物计算机”。在这一过程中,她基本上一直在教一台机器说话,或者引导那些通常不会说话的实体说话。为了做到这一点,她正在利用机器学习从杆菌中提取语言,这种细菌存在于土壤和反刍动物的胃肠道中。在这一深入的研究实践中,苏特拉为人工智能的讨论带来了新想法。

希朵·史戴尔

毫无疑问,希朵·史戴尔(hito steyerl)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她主要通过视频作品和装置来处理不同程度的复杂技术。她的电影主题涉及到自主空间计划、艺术世界与军事工业复合体的融合。她最近的工作在构建先进技术对社会的影响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最近的一系列会谈中,希朵将人为的愚蠢视为最大的威胁之一。她反对硅谷对 AGI 的看法,在这种观点中,人们普遍认为,我们将能够在未来创造出超先进的智能。这些信念得到了尼克·博斯特伦和埃隆·马斯克等人的支持,他们表示,我们将面对人工智能末日。希朵说,这是一个相当荒谬的反应,实际上,我们现在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人为的愚蠢,这体现制造假新闻或影响选举上。她认为,这种愚蠢的人工智能形式,吸引了大量的人,对人们的思维带来了极坏的影响,这是一个比潜在的超级人工智能的可能性出现更大的问题。

詹姆斯·布里德尔

詹姆斯·布里德尔(James Bridle)刚刚出版了他的新书《黑暗时代》,这是一部围绕人工智能关键主题的重要读物。他与本·维克斯在 Serpentine 合作,开发了一种叫做《云索引》(The Cloud Index)的作品。为了开发这个项目,他们为神经网络提供了英国天气形成的卫星图像和英国脱欧的民意调查结果。它所做的是产生一种软件,可以用来根据不同的政治结果来创造不同的天气。

虽然詹姆斯最初的提议有点荒诞,但他巧妙地将“大数据”的承诺和硅谷的解决方法结合在一起,为这种想法找到了逻辑终点。这就提出了这样一种观点,即,如果我们希望改变未来,我们就必须改变天气。

琳恩·赫什曼·利森

琳恩·赫什曼·利森(Lynn Hershman Leeson)是人工智能艺术领域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在人工智能艺术形成热潮之前,她已经进行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创作。2002 年,她开发了 Ruby’s EdReAM 门户等关键工程,这是为了进行图灵测试而创建的 AI 机器人的镜像。

虽然在人们关心或理解人工智能可能产生的影响之前,琳恩·赫什曼便已投身 AI 艺术,但很长一段时间她这方面都默默无闻。她潜心工作,更多的是处于喜爱。今天,她因为所作出的重要贡献和所创作的艺术作品而得到了认可,但她并不太关心人们的看法,继续默默地工作。

【数字叙事 原作:Lexi Manatakis;编译:Lighting】

4 评论

  1. […] 创作工具的智能化一直是计算艺术探索的一个方向,而对抗生成网络的诞生推动了人工智能技术在艺术创作上的应用。琳恩·赫什曼·利森(Lynn Hershman Leeson)、伊恩·程(Ian Cheng)、珍娜·苏特拉(Jenna Sutela)、希朵·史戴尔(hito steyerl)是这一领域的先驱,他们都试图通过创建智能工具来突破人类艺术创作的边界,同时表现艺术创作的非人类智力形式。比如:伊恩·程在《信念球》(Ball of Beliefs)中,借鉴厄休拉·勒古恩的小说理论,来重新思考 AI 的叙事结构。珍娜·苏特拉在《奥格斯》(Orgs)中,融合 AI 和黏菌,展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作为创造者的智力形式。遗憾的是《编程》在这方面表现不多。 […]

    0
  2. […] 论文标题名为《锻造新世界:具有链式生成对抗网络的高分辨率合成星系》。从中,我们看到,研究团队采用的机器学习系统核心是生成对抗性网络(GAN),这是一种由两部分——产生样本的生成器与试图区分生成样本和真实样本的鉴别器——组成的神经网络。我们此前报道过,GAN 目前已应用于很多领域,甚至用于绘画、写诗和作曲。 […]

    0
  3. […] 伊恩·程从思考人类关系的角度来开发人工智能艺术,并在这一过程中创作出了最前沿的作品,如《信念球》(Ball of Beliefs)。在这部作品中,他借鉴了厄休拉·勒古恩的小说理论,来重新思考人工智能的叙事结构。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层次,既有理论叙述上的,也有技术上的。 […]

    0
  4. […] 这不是一件偶然的事情,目前有不少艺术家正在计算机科学家的帮助下,利用 AI 来创作艺术作品,并且取得了不可小觑的成就,《爱德蒙-贝拉米》只是其中的作品之一。通过成千上万的在线艺术数据库,AI 现在有能力识别各种各样的艺术风格,从而创作和输出自己的作品,最终创造出新的风格。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