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现实能促进同理心,游戏可以利用

物理世界元素和虚拟对象之间的每一次交互都将带来有深度的沉浸感和同理心。

0

砰!一棵树倒下了。这是在虚拟现实中,唯一的见证人是我们 VR 研究的参与者,他使用带有触觉反馈的遥控器来砍伐树木。当参与者离开时,我们的研究助理故意漏水。参与者急忙去帮忙——但是他要带多少纸巾呢?在虚拟现实中砍下一棵树后,参与者往往会更少地使用纸巾——这是一个小而有力的指标,表明 VR 体验可以影响用户的同理心,并立即转化为现实世界的积极行为。

作为一名研究科学家,我研究了游戏心理在移动环境中的力量。计算机视觉和 3D 渲染技术的进步为数百万人通过移动设备获得了逼真的体验。选择一个化身来代表你在游戏中的角色,可以产生强烈的连线感,使用户将虚拟角色的特征带到他们的身体。最重要的是,AR 和 VR 游戏的突破使我们能够通过游戏来增强用户的同理心。

为何选择 AR 游戏?

尽管我的博士研究主要集中在 VR 的沉浸式效果上,但移动 AR 的可及性吸引了我来到这个领域。AR 提供了同等的沉浸式机会,但手机的移动性(没有头显)创造了新的社交互动形式,并能产生很高的视觉变化;由于不同的 AR 对象和物理世界的设置,没有两轮的游戏看起来会是相似的。

我在这里针对的主要是休闲性游戏玩家,即那些优先考虑娱乐和短时间游戏的人。(相比之下,“重度玩家”指的是能够将游戏转化为职业或生活方式,并将他们的游戏技能变现的人)。今天的游戏玩家有各种各样的性别和年龄。他们不断地寻找新的方式与朋友互动,消除无聊。休闲游戏玩家想要成为热门话题——创建和分享内容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在休闲游戏玩家的类别中,研究人员看到了四个象限或“类型”:

  • 杀手:分数。
  • 成就:级别驱动保留。
  • 社交者:寻找朋友或新体验。
  • 探索者:世界建筑。

移动游戏有巨大的成功机会,特别是在当前分散的媒体环境中。用户渴望每一款应用能提供即时满足——无论是推送通知还是游戏得分。在所有的案例中,游戏的社交部分为用户提供了独特的体验,让他们与朋友分享他们的胜利。游戏可以娱乐,也能让人们产生共鸣。

游戏是移情机器

移动游戏的潜在成功必须与这些新体验的目的相平衡。随着增强现实及其消费市场达到一定的规模,企业面临的挑战是,为用户提供有意义的内容,让他们参与到这个新媒体领域中来。虚拟体验可以成为变革的强大工具。在我的博士学位项目中,我便研究了沉浸式体验对动物和自然生态系统的移情作用。

目前的研究表明,虚拟环境具有更高的能力,通过新颖的虚拟形象(虚拟身体与用户的身体不相似)的体现来激发同理心。例如,当人们在虚拟现实中化身为一片酸化的珊瑚时,他们更有可能在经历后对生态系统表现出同情心。这些发现表明 AR 游戏有机会对用户和社区产生积极影响。精心制作的 AR 游戏可以让人们聚在一起,激发同理心、善良和理解。

这项技术已经被用于帮助提高自闭症青少年的表达能力,并作为一种治疗残疾儿童的工具。前 NFL 球员克里斯·克拉沃现在已是一位文化评论家,在一次 TED 演讲中,他将 AR 的未来描述为不仅仅是运动员或演艺人员的工具;它让我们有可能获得新的观点,并对那些不像我们的人产生更多的同情。这些探索仅仅是 AR 体验的开始。

创建成功的社交 AR 体验

社交的临在感和沉浸感是 AR 游戏成功的关键。在 Z 轴上,物理世界元素和虚拟对象之间的每一次交互都将带来更有深度的沉浸感和同理心。这也使 AR 有别于其姊妹技术 VR。例如,允许地面飞机探测的简单行为可以为用户提供高度可变的游戏体验:如果地板总是被考虑在内,那么两场 AR 篮球比赛就不会是一样的。有了计算机视觉功能和游戏叙述的正确组合,对于寻求一种新的社交互动形式的用户来说,AR 体验将是不可抗拒的。这些元素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可以激发用户对各种现象的同理心。

没有后果的数字生活是不存在的,沉浸式移动游戏也不例外。创建有助于社会积极发展的 AR 社交体验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希望 AR 领域的更多公司能够应对这一挑战。

【数字叙事 原作:Ketaki Shriram;编译:葡萄浆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