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势作为一种表达方式,常常带来意义的含混和超越表达者的意义深度。如果你担心做得太疯狂,请记住——手势会让你更聪明、更有教养、更受欢迎。这是病毒传播的最好方式——它是人类的核心。

美国波特兰的研究人员 2015 年对 TED 演讲的全部内容进行了研究——从技术到创造力的所有领域——并比较了演讲者在演讲中使用的手势数量。结果令人惊讶——最不受欢迎的演讲者在他们的演讲中平均使用了 272 个手势,而最受欢迎的人在每次演讲时使用的手势达到了 465 个。

喜欢摆手的人常常是温暖、随和而精力充沛的,而更多使用手势的孩子长大后会有更大的词汇量。根据华威大学的苏珊娜·奥斯姆斯(Suzanne Aussems)的说法,手势是人类的第一语言——没有人能够教黑猩猩说话,但从 20 世纪 60 年代起,他们就一直在教它们手语。

手势是如此根本,以至于科学家、工程师和科幻小说作家都痴迷于捕捉手势的技术。艾萨克·阿西莫夫 1940 年在短篇故事《奇怪的玩伴》(Strange Playfellow)中设想了第一个由手势控制的机器人。在对手势的研究中,人类学家把它们分成四种基本类型——对话、交流、操纵和控制。

自从 1977 年在伊利诺伊大学芝加哥分校创建 Sayre Data Glove 原型以来,科学家一直致力于再现手势功能的研究和开发,但直到 1995 年,当压力手套 Fakespace 推出第一个商用的手势界面,电脑才能处理所涉及的数据量。即便如此,系统还是很慢,而测量一个没有戴手套的手在三维空间中移动是不可能的。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电子工程系的 Tae-Kyun Kim 解释说:“当我们用手时,我们人类的动作非常迅速,比我们身体的其他部位要快得多,这对技术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活动手指和手掌的动作会使我们的手有不同形状的扭曲,这是另一个需要面对的挑战。”

这种巨大的运动复杂性是为什么在电影特效中使用的手势捕捉技术——从迪斯尼的旋转镜(Rotoscope)到《指环王》中使用的动作捕捉——是如此的难以开发。旋转镜于 1937 年随《白雪公主》一起首次亮相。现代运动捕捉借鉴了医学工业技术及关节相关疾病的研究——它自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开始在视频游戏中被部署,那是在安迪·瑟金斯(Andy Serkis)第一次装扮成咕噜姆(Gollum)的时候。它仍然需要实验室风格的条件,每个“mocap-ready”相机的大小和一个小冰箱差不多大。

当想到手势技术时,我们最先想到的电影是《少数派报告》——史蒂芬·斯皮尔伯格 2002 年的科幻电影,故事发生在 2054 年,并配有导演想象的“喜欢指挥管弦乐队”的电脑界面。为了对未来的设想尽可能准确,斯皮尔伯格在麻省理工学院的科学家约翰·安德科夫勒(John Underkoffler)的带领下,招募了一个 15 人的专家小组来制作一本实用的科技圣经。

这个团队掀起了波澜。大约在同一时期,卡内基梅隆大学(CMU)人机交互研究所设计制作了一个基于手势的系统原型,用于处理汽车中所谓的“次要任务”——例如,使用立体音响。“当一个人从事一项需要认知的任务,比如开车时,任何需要他们注意的次要活动都是潜在的危险。”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小组指出,“一个更有用的系统是一个更安全的系统,它需要较少的关注,需要更少的时间,或者引起更少的混乱。”

这是一种手势控制技术,已被纳入新的大众途锐的车载信息娱乐系统的创新驾驶舱,它允许您轻松滚动,以获取信息。这一种技术的应用,会使那些“次要的活动”尽可能简单,并且尽可能的安全。

2009 年,艺术家卡洛琳娜·索贝卡(Karolina Sobecka)在布鲁克林一家商店的橱窗里首次亮相了“嗅探”(Sniff)——一只数码狗,它能检测并跟踪路人,来判断他们是“友好”还是“敌意”的,并根据路人的手势做出反应。纯粹的手势技术通过微软的 Kinect 来到了人们的客厅,作为 Xbox 游戏系统的一个附加组件,它使用一个摄像头记录 2D 运动和一个红外光束来测量深度。它是 Kinect 系统的变体,是大多数工业机器人手势控制的核心。

阿西莫夫在 1940 年的梦想终于在 2017 年变为现实。这一年 DJI 推出了 Spark,这是一款微型无人机,它由手势控制,好让人们以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进行自拍。这是流行文化拥抱令人喜爱的手势技术的开始。

在连线杂志 2017 年的会议上,美国前联合部队指挥官理查德·巴瑞斯(Richard Barrons)解释了为什么手势控制是目前军事研究的重点。他指出,基于手势的技术将确保了人类的决策在战场上保持核心地位。

美国军方制造的机器人骡子的原型,可以对特定的军用手势做出反应——比如停止、减速、准备移动和冻结——而基于航母的无人驾驶飞机可以使用传统的飞机控制手势降落。考虑到战场的混乱,需要识别朋友和敌人的能力,基于相机的技术正逐渐被肌电图(EMG)活动记录器所取代,例如 JPL Biosleeve,它使用放置在手臂上的电极来测量神经信号。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在 2016 年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了网络战争时代的一个主要问题——如何确保你的机器人不会被黑客入侵?

您可能被机器人 ANYmal 使用升降机的视频惊呆过,事实上在搜索和救援中使用机械人的关键是需要一个基于臂章的手势控制系统。但是,救援机器人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出海,并且判断出哪些是游泳者在挥手,哪些是溺水者在求救,从而做出英国诗人史蒂夫·史密斯(Stevie Smith)所定义的最人性化的决定呢?就目前而言,只有诗歌才有答案。

【数字叙事 原作:Stephen Armstrong;编译:黎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