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工智能写作的兴起,人们如今关注的似乎已不是 J.K.罗琳们写了什么,而是人工智能又写了什么。与之相应,一些创意机构仿佛已替代流行文学的作家们成为了新闻追踪的热点。Botnik 工作室便是其中之一,他们使用 AI 应用程序续写了《哈利波特》和《星际迷航》,还写了一个格林童话风格的故事《公主与狐狸》,都引起了人们广泛的热情和惊讶。

我们不妨来看看《公主与狐狸》。它讲述一个孤独的公主在一匹金马和一只说话古怪的狐狸的帮助下,与一个男孩相爱的故事。这个故事需要付费才能阅读,因此无法全文转录。好在官方分享了一个片段:

从前,有一匹金马,配有金色的马鞍,头上有一朵美丽的紫色的花。这匹马戴着这朵花来到了一个村庄。它看起来是如此美丽和善良,公主不禁跳起舞来。

“这太棒了!”她对她的父亲说,他是面包和奶酪之王。“如果我最终嫁给王子,你会给它一些吃的和喝的吗?”

你看,国王早就催促他的女儿嫁给这片土地上唯一合格的王子了。问题是她不爱他,所以她一直拒绝他的求婚。

国王高兴地回答说:“跟我到城堡的地窖里去,在那儿弄一块蛋糕和一些果汁,用来喂你那匹奇怪的马。”

人们兴奋是有道理的,不过这种兴奋更多的成分不是作品有多好,而是它所体现的人工智能的创意能力。Botnik 声称,这个故事大部分由 AI 撰写,他们只作了一些润色处理,并填补了一点空白。有评论风趣地说,既然童话中狐狸能讲话,那么我们的现实世界有个会讲故事的 AI,也不足为奇。

程序员不会写故事,但能创造一个新的格林、新的 J.K.罗琳。只要用他们的作品对 AI 模型进行训练,这些模型就有可能生成一系列新的作品出来,而且随着创作实践的延续和技术内核的发展会表现得越来越优秀。怀特海所说的创新性创造即是对过往事情的融合,为 AI 创作提供了核心理念。

Botnik 不仅自己用 AI 写作,还创建了一个社区,在那里,已有一批作家、艺术家和开发人员正在使用他们提供的 AI 程序创作作品。Botnik 用经典作品训练了一些模型,供用户自定义进行创作,这些模型包括《哈利波特》、《星际迷航》和西格蒙德·弗洛伊德等——它们将因个人的参与而生成独特的作品。

除了 Botnik,谷歌、微软及一些大学如多伦多大学、墨尔本大学等也在训练 AI 写诗或小说。谷歌的AI 诗人已经写出了一本诗集。还有一些作家、艺术家或独立地或与计算机科学家合作,探索 AI 为文学艺术创作所带来的可能性,作家兼程序员 Darius Kazemi 便用他创建的 AI 机器人写了部小说,名为《绕着房子走的孩子们》。

当工具扮演起创作者的角色,这意味着什么?20 世纪的文学实验在对文本可能性的探索中反省创作本身——包括媒介、工具、形式和创作者。21 世纪的 AI 创作——对算法创造力的发掘是其重要部分——无疑将延续这一反省。

【数字叙事 维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