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世纪以来,画家通过他们的作品捕捉所谓的“事物的本质”。他们可以细致地描绘周围的世界,轻拂一下笔触就可以暗示出最轻微的感觉。来自美国弗吉尼亚北部乡村的数字画家莎拉·鲁迪(Sara Ludy)将自己视为画家的延伸——她的作品不是使用画布,而是呈现在虚拟环境中,旨在审视我们当今生活的世界。

就像画家一样,“我一层又一层地创作”,萨拉说道。“但是我不用颜料,而是使用软件。”作为一个年轻人,她迷恋着鲍勃·罗斯(Bob Ross)的《绘画的乐趣》(The Joy of Paintings),多年来一直如此。萨拉继续说道:“当我 11 岁时,他就把我变成了画家。” 萨拉因此去了芝加哥艺术学院,学习绘画。她很快发现自己被跨学科的新媒体课程所吸引。尽管在过去的 20 年中绘画对她的创作仍然具有吸收影响力,但这位数字艺术家精心创作了一种独特的作品,通过构建古代与未来之间东西,来表现她的内心体验和集体无意识。

在她职业生涯的早期,她开始制作数字画,并将其视为一种比什么都重要的事情。由于将笔记本电脑用作随时随地都可以使用的“便携式工作室”,数字媒体开始为萨拉开辟了新的可能性。“我制作数字绘画的次数越多,我就越开始考虑语言以及绘画过程的相似之处。”她说,“不像’这是一个模拟真实画笔的数字灌木’,这很容易。而是在与物质打交道的过程中,如何反思你们之间的空间,以及你们正在创造的东西。”

萨拉的作品探索油画与数字绘画之间的形而上关系,是对两个空间的沉思性混合。除静态绘画外,这位艺术家在过去的八年里还创作了名为《云彩》的系列动画作品,。该系列最初受到浪漫主义时代绘画作品中崇高思想的启发,此后又扩展到包括沉浸式 VR 环境在内的其他发展轨迹。

在过去三年中,萨拉的工作重点是绘画和构建称为《鸟舍》(Aviary)的 VR 环境。“我认为它是一个工作室/沙箱、避难所和我公寓的延伸。”艺术家解释说。“这是一个‘生活环境’,它将无限期地继续扩展。”《鸟舍》目前已经有 30 多个环境。

这项实验性创作是萨拉对导航和解除刚性的研究的结果。她引用戈登·马塔·克拉克(Gordon Matta-Clark)的建筑剪裁作为对该主题的原始诠释,并以类似的方式希望“推动事物,创建新形式,并探索事物的另一面”。将这种抽象的位移形象化并非易事,但对萨拉来说,试图在这种熟悉和又不熟悉的极限空间中创造作品,需要提醒自己“在我们自己的某些方面,仍有我们尚未触及的魔力”。艺术家继续总结道:“我相信,我们越是真正地融入存在的基本方面,我们就越能学会善待自己、善待他人、善待其他生物和地球。”(编译自 itsnicethat.com)

【数字叙事 作者:Jyni Ong;编译:泽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