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一本书将会变成什么样子?什么时候它不再只是两页纸的结合?”纽约大学媒体文化副教授、艺术行动主义独立中心的缔造者之一史蒂芬在生命将逝之时决定做展望未来的实验。他的研究项目“打开乌托邦”是一部在线版本的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任何人都可以浏览并注释;作为有时被叫做社会化阅读的一个例子,“打开乌托邦”建立在“一本书不应只是静止的文本”的理念之上,一本书变成了一个集合的社区和分享的平台,可以记录用户的反应及其对话;这些交互也成为这本书的一部分,一种放大的旁白。“打开乌托邦”现在仍在运行,人们是否会接受这一实验目前言之尚早。我们知道,《乌托邦》探索了一个完美社会应有的形态,500 年来,人们一直在争论一个问题:“莫尔到底是严肃的还是只是一个玩笑?”史蒂芬认为,大家都忽略了重点,莫尔只是在表达:“如果你想要一个全新的世界,那么你应该自己去描绘关于新世界的蓝图。”

抱着重塑一个乌托邦的愿望,史蒂芬的合作者度可比还建立了一个名为“维基乌托邦”的百科网站,在这儿,用户可以随意建立关于乌托邦词汇的个人注释。“我特别喜欢这样一种观点,即在喧嚣的人群之外,存在另外一个世界。”对于一个开放、可在线编辑的 16 世纪的书籍,“这正是乌托邦之精神所在”。他说。

2 评论

  1. […] 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说和数字技术的发展助燃了人们重构文本乌托邦的热情。小说家罗伯特·库佛看到在超文本环境中建立新的阅读和叙述方式的可能性,产生了挑战直线性小说的兴趣,于是在他供职的布朗大学组织开办超文本小说车间,教授和指导超文本文学写作。在他领导的“车间”里展开的小说,有原创的冒险小说,对古典作品的滑稽模仿之作,巢状叙述,空间诗歌,相互作用的喜剧,变形梦境,没有结案的凶杀神秘故事……这些文本“读者被赋予力量不是去阅读,而是去组织提供给他的多个文本”。纽约大学媒体文化副教授史蒂芬在生命将逝之时决定做展望“未来一本书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实验,他的研究项目“打开乌托邦”建立在“一本书不应只是静止的文本”的理念之上,让一本书变成了一个集合的社区和分享的平台。哈珀·柯林斯的项目要求作品是软件程序或者手机应用,虽然侧重点在“图书”产品上,但其颠覆或者说重构对文本创新亦将带来多重的可能。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