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莱克(Lawrence Lek)喜欢赋予人工智能代理谱系、历史、情感和声音,从而将其拟人化。《Geomancer》(2017)和《AIDOL》(2019)是他这方面的代表作品,前者讲述一颗有成为艺术家梦想的 AI 卫星的故事;而后者的主角在代笔作家 Geomancer 的帮助下,跟随着褪色的明星天后追求不可能的持久的名声。

在谈到这些作品的创作时,这位驻伦敦的马来西亚华裔视觉艺术家说:“我越是探索,越是质疑自己的反应和动机,我就越开始思考:‘我自己的创作过程不是算法吗?’我想拍一部电影,在里面建立一个世界。我有自己的标准来衡量什么是一件成功的艺术品,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每天都会根据自己的个人价值判断做出几十个选择。这本质上也是一个算法过程。尽管我通过赋予人工智能谱系、历史、情感或声音来拟人化人工智能,但我也注意到自己越来越意识到自己的偏见、过程和所陷入的模式。“

叙事的复杂性而不是模拟和现实的叠加为莱克的作品带来了不可思议的效果。从上面的话语中,我们看到,人性化的 AI 代理是莱克讲述人的故事的替代符号,或者说隐喻,就像 H·G·威尔斯和玛丽·雪莱梦幻中的许多元素。

杰夫·霍金斯在《On Intelligence》中提出,人脑中所有信息处理的基础是一种基本的“算法”。 IBM Watson 首席技术官、副总裁 Rob High 表示,AI 可以帮助我们思考创造性的过程。英国艺术家本·库伦·威廉姆斯(Ben Cullen Williams)则说 AI 实验启发了他对于美的本质的有趣思考。莱克的探索也在这条路径上,即,以 AI 代理来对自身的创作进行隐喻和反思。

【数字叙事 Lighting】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