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故事像音乐一样能在数字设备中像点菜那样购买,读者和作者还可以互动甚至共同创作,会发生什么事?乔治·桑德斯以《12 月 10 日》一书迎来他写作生涯的又一高峰,爱丽丝·曼诺的《生命挚爱》获得诸多社评,汤姆·佩罗塔的故事一旦出版也会赢得可观的市场……《纽约时报》列出一系列已经发生和即将发生的事向我们证明:数字阅读的兴起推动了微故事及其集合的黄金时代的到来。

卡尔维诺和普里切特是否预感到了数字时代青睐的文学形式?前者在《美国讲稿》中说:“我希望的是写许多有关宇宙的传说与故事,篇幅只有短诗那么长。由于未来的时间非常繁忙,文学应该像诗歌或思想那样高度浓缩。”后者在一本故事集的序言中写道,我们所处的“紧张又鲁莽的时代”已经迫使我们以“片段式”的方式观察自己的和他人的生活,最好的短篇小说就是所捕捉到的生活中那些紧张、刺激的片段的集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