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畅的、具体的东西会比抽象的东西具有更强的表现力。”虚拟现实之父杰伦·拉尼尔在《你不是个玩意儿》一书中如是说。他设想,有一天人们会抛开符号这个“中间人”,直接创造出可以共享的体验。他称这种交流为“后符号化交流”。

章鱼、乌贼等头足类动物的变形启发了拉尼尔。人是无法变形的,除了在幻想世界中;但虚拟现实技术却有可能让人类具有孙悟空的能力。在他的想象里,只要设计出适用于变形的化身,人们便可以随意地变形。那时,人们就不用说“我饿了,我们去吃螃蟹吧”,而只要把自己变成透明的,让朋友看到空空如也的胃就可以了,或者也可以把自己变成抓螃蟹的游戏。

拉尼尔认为,后符号化的交流不会使语言消亡,符号化交流将继续存在,但它会引发意义的强烈扩展。“在符号的范畴里,你能表达‘红色’这种特征。”他写道,“而在后符号化的交流中,你可能会看到一个红色的水桶……里面飘着所有红色的东西:雨伞、苹果、红宝石和血滴。水桶里的红色不再是柏拉图所说的‘永恒的红’,而成了具体的东西。你可以自己判断它们都具有哪些共同的特征。这是具体性的新的表现方式……”

流畅的具体性将开辟新的表达领域,把即兴创作者从符号的限制中解放出来。但这需要新的工具或手段来实现它。作为音乐家的拉尼尔设想了一种像萨克斯管一样的工具,既可以用它创造出金色狼蛛,也可以创造出装着所有红色物品的水桶。他称,这将是我们可以进行的最有潜力的冒险。

1条评论

  1. 虚拟现实技术却有可能让人类具有孙悟空的能力:只要设计出适用于变形的化身,人们便可以随意地变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