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进入一个世界,在给定的条件下创造自己,从而建构自己的故事。这个世界是混沌的,向多重的可能性开放,向富有创造的重构敞开胸怀。

输入的“失之毫厘”会造成结果的“失之千里”;新的条件的介入会使看起来有秩序的世界变得混沌起来,从而引起重构。世界的混沌性实际上说的是建构的混沌性,就像情人的混沌性是说爱情的混沌性一样。互动故事世界因玩家的参与(不同玩家、不同时间和不同方式的参与)而成为一个混沌世界,同时又成为一个个故事。作为混沌文本,互动故事世界只存在于重构的过程中,假如它尚未被遗忘而抛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