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少在玩游戏的时候真正付出情感,除了在玩 Nina Freeman 的作品。

她在 Star Maid Games 与团队一起开发的游戏,如较短的免费游戏《Freshman Year》和《Cibele》(刚于不久前发行于 PC 和 Mac 上,售价 8.99 美元)都是非常个人化的游戏。这些游戏都会突出一些较开放的内容,有时候还会表现出青少年较直率的情感。因为它们都非常诚实,所以这些游戏都很难玩,但我们却可以从中更清楚地看到自己。

《Freshman Year》便表现出了大学时期比较常出现的性骚扰。基于文本的《Mangia》重新呈现出了 Freeman 与体像和疾病的抗争。《Cibele》更是在过场动画中使用了她自己的声音和肖像。所有的这些游戏都将她自己作为了游戏内部的玩家角色。

《Freshman Year》
《Freshman Year》

对于我们来说看到一款游戏以如此的方式去暴露它的创造者真的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这种情况比较常出现在音乐和文学中。而看着 Freeman 在这些游戏中的遭遇有时候会让我们感到不舒服,但我们也能从中感受到她的真实。她就是一个将自己当成对象的艺术家,同时她也需要处理那些对于伴随着网络和游戏长大的一代人非常熟悉的主题。

Freeman 正在创作少数开发者愿意创造的内容。

对于玩家来说,这种能力能够有效区分作为开发者的 Freeman 的作品与许多其他独立开发者的作品。特别是《Mangia》便一直困扰着我。尽管我一直作为“ Nina ”在游戏,但是除了偶尔出现的抽象涂鸦外,游戏中几乎没有任何图像,这也迫使我需要独自去勾勒出游戏中的行动。

就像许多青少年或成年女性一样,我一直在努力解决《Mangia》中的首要问题。我知道认为自己毫无价值或讨厌自己的身体是怎样的感觉。而在媒体中与这些想法进行互动时我经常会被一种非常强大的逃离方法所吸引。有许多游戏让我们向前看,并想象一些看似不可思议的东西。而 Freeman 的作品却要求玩家向内看。在她的游戏中,我们将跟随着 Freeman 前进,当她看着镜子时,我们也将看到自己。

再一次地,这具有特别的启示作用且让人非常熟悉,特别是作为像 Freeman 那样伴随着网络成长的人来说。我和 Freeman 一样,在大学的时候我们也会在寝室里贴着美少女战士的海报。她的声音(游戏邦注:不管是实景中还是画外音)有时候也会让我觉得就像是自己的声音,通常都是缺乏感情的。

这是“网上一代”在经历 90 分钟的游戏后突然遭遇游戏结束的整个过程的主旋律。我的生活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发生在网上,我会在那里与那些我从未在现实中见过的人建立关系。像 MMO(即 Nina 和她的初恋 Blake 确立了彼此间的关系的地方)这样的网络社区对于那些在现实中找不到一个舒适空间的人群来说就像是天堂般的存在。在游戏中有关性的内容是偏题的,这是一款有关在许多人认为是孤立的空间中找到一种联系的游戏。

我从未觉得自己适合任何地方,但我却发现网络和游戏是例外。而《Cibele》便同时代表了这两个世界。在进入网络游戏“ Valtameri ”之前,游戏是关于《最终幻想》,你可以浏览 Nina 之前的博客,电子邮件和自拍照。阅读她在高中和大学时写的诗歌仿佛将我自己带回了青少年时期。而翻看她的自拍照(展示出她不断变得更成熟)也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成长过程,而在现实生活中这有时候会让我觉得很尴尬并且很难回想起来。

虽然这有点混乱且较为私密,但这就是我们所谓的成长呀。我们很难判断有多少游戏内容是骗人的,又有多少内容是源自 Freeman 本身的生活以及当时的时代。这是一种与众不同的感受,虽然有时候也会让人觉得不舒服。而这种方式也是其它游戏从未尝试过的。

《Cibele》
《Cibele》

《Cibele》中的关系分解是很难看出来的,但是我所感受到的痛苦也绝不是我对于 Nina 的感受。尽管我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与理解,但是我之所以流泪是因为想到自己在青少年时期的经历。而正这些被埋藏起来的故事与感受才具有真正强大的影响力。

关于我对这些游戏的最突出感受是,我正在控制着一个与我自己的年纪非常相似的游戏角色。在这些游戏中并不缺乏坚强的女性—-如果你知道目标是什么以及自己真正想做什么的话。但是在游戏中扮演一个不比我年长多少,且同时还存在于现实世界中并与我拥有许多相似经历的女性角色是一种非常特别的体验。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比起相似点,我和 Nina 拥有更多区别。因为从一开始,我在玩像《Cibele》这样的游戏时都是作为一个非白人的主角。但即使如此,对于我来说能够玩这些由和我同代的女性设计的游戏是非常有意义的。

你不一定非得是一个青春期的女生才能真正欣赏这些游戏。对于那些成功离开那一阶段的人来说,这都具有一种特别的意义。

作者:Allegra Frank 编译:gamerboom.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