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建了全球出版业首个“数字仓库”的哈珀·柯林斯出版社搞了个名为“BookSmash”的线上挑战赛,激励开发者利用开放的“OpenBook API”发明重构“图书”的新型数字产品。“我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颠覆大家对‘书’的理解。我们希望找到能永久性改变人类著‘书’立‘说’方式的新创意。”其战略和数字化总监尼克·佩雷特说。他曾在未来之书创新工坊中宣称,如今书就是软件,这种挑战直接让作者和软件开发商紧密联系,共同开发新产品。

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说和数字技术的发展助燃了人们重构文本乌托邦的热情。小说家罗伯特·库佛看到在超文本环境中建立新的阅读和叙述方式的可能性,产生了挑战直线性小说的兴趣,于是在他供职的布朗大学组织开办超文本小说车间,教授和指导超文本文学写作。在他领导的“车间”里展开的小说,有原创的冒险小说,对古典作品的滑稽模仿之作,巢状叙述,空间诗歌,相互作用的喜剧,变形梦境,没有结案的凶杀神秘故事……这些文本“读者被赋予力量不是去阅读,而是去组织提供给他的多个文本”。纽约大学媒体文化副教授史蒂芬在生命将逝之时决定做展望“未来一本书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实验,他的研究项目“打开乌托邦”建立在“一本书不应只是静止的文本”的理念之上,让一本书变成了一个集合的社区和分享的平台。哈珀·柯林斯的项目要求作品是软件程序或者手机应用,虽然侧重点在“图书”产品上,但其颠覆或者说重构对文本创新亦将带来多重的可能。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