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VR 电影和 AR 游戏中回味童年的记忆,《星河战队》、《侏罗纪公园》、《星球大战》……作为一个 80 后,如果你这三部电影中哪一个都没有看过,那我可能真的要怀疑你没有童年了。

这三部电影虽然题材大相径庭,一个是打外星怪兽、一个是恐龙吃人、一个是光剑互砍,但是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都拥有那个时代屌爆的视觉效果,同时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竟然都毫无过时感。

打造了这一切的人名叫菲尔·提佩(Phil Tippett),作为电影行业浸染多年的老将,他曾经参与打造了无数电影名作。除了我们开头列举的以外,还有《暮光之城》、《机械战警》等等脍炙人口的作品。

曾经和大导演斯皮尔伯格并肩作战、被粉丝称为“传奇特效大师”的他,却和老搭档斯皮尔伯格认为“ VR 很危险”的谨慎态度截然相反,如今他频频涉足 VR 短片的制作,甚至还出了一款 AR 游戏。那么,他到底是怎么看 VR/AR 的呢?

VR 是“电影业新的前沿技术”

提佩影业的位于加州的办公室里,陈列了无数的奖杯和雕塑,最近,在这些琳琅满目的摆件中,又增添了几个骨骼惊奇的新玩意儿—— Oculus Rift、HTC Vive 和三星 GearVR 头盔。

“如果是要在三幕的结构里讲述故事,那没有比电影和书更好的方式了。但VR给你的感觉就像是一个 360 度的舞池,所有之前在 2D 领域里做不了的事情都让人非常兴奋。”这大概也是为什么菲尔认为 VR 是“电影业新的前沿技术”。

除了 VR 短片,菲尔的公司还和 Happy Giant 工作室合作,打造了一款名为《HoloGrid》的游戏。这是一款使用了 AR 技术的游戏,创意来自于《星球大战4》里的全息象棋游戏。这个场景没人能比菲尔更熟悉啦,因为当年就是他一手打造的。

这款游戏的主要角色都是菲尔压箱底儿的老设计,《HoloGrid》应用了智能手机和平板的AR技术,使用了能被设备摄像头扫描并在真实世界里以 3D 模型呈现的卡片。这款游戏同样对应 HoloLens,能够投射到房间的任何平面上游玩。

老星战迷也许会激动——想不到在电影上映几十年后,当年那个看起来时髦度爆表的游戏,居然在 AR 里真的再现了:当然你还是要先买个 HoloLens 再说。

“VR 电影仍然处于蛮荒时代,但这反而是好事”

目前,VR 电影仍然处于非常原始的地步,产品普遍偏短,宣传和概念性质居多,号称最长的《耶稣 VR》也仅仅九十分钟而已,而且“仅此一家”,包括菲尔的公司本身打造的也都是短片。

菲尔本人也毫不讳言:“ VR 电影仍然处于蛮荒时代,相比传统电影来说,产量非常小,”但在菲尔来看,这“反而是好事,因为还没人能搞清楚到底该怎么去做。我们能用 VR 独一无二的特性打造一些没人体验过的东西。眼下的 AR 和 VR 体验就像美国西部开发时代。充满了创造力,能够平地造出很多的东西,而没人能告诉你是对是错。”

传统电影靠叙事打动人,3D 电影靠立体感打动人,IMAX 以其震撼的效果吸引了一大批影迷,那么对提佩来说,VR 哪方面最打动人呢?他觉得是自由,在独一无二的叙事方式上的自由。

“VR 里没办法作弊,但是这才让它更有意思了”

这种自由也同样带来了麻烦,对电影工作者提出了新的挑战:

“传统电影里,完全是依赖剪辑来推动你的叙事。而在 360 度的环境里,可能就会产生非常多的矛盾。把他们和谐地安排成一个特效类的东西固然是很酷炫的,但如果作为一个整体的体验而言,这是非常困难的。”

提佩同样兴奋的还有 VR/AR 的视听领域,他认为立体音频的使用能够产生很多有趣的效果。不过对于一般的电影工作者而言,VR也许并没有菲尔描述地那么美好:

“VR 里没办法像在 2D 电影里那样作弊了,比如你没办法把设备和其他东西藏在摄像机后面,防止‘穿帮’。”

上面的这句话正是菲尔公司的一名职员的看法,不过菲尔对此的反应是耸耸肩,笑道:“你说得对,但这反而让 VR 更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