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人的起源》的作者罗伯特·库佛是个崇尚实验和创新的小说家,超文本技术和互联网的诞生,使他看到了建立新的阅读和叙述方式的可能性,也增强了他对传统资产阶级小说进行颠覆的兴趣以及对挑战直线性小说的兴趣。他在布朗大学组织开办了超文本小说车间,教授和指导超文本文学写作。

“超文本最激进、新奇的因素就是我们被邀请或被强迫去创造的多方向并通常是迷宫似联动的系统。”他在《书籍的终结》中说:“……我们常常惊奇地发现,在文本各部分之间的空隙和轨道上可以发生多少阅读和写作的经验。这就是说,文本各部分就像为我们的安全而设置的垫脚石,而真正的叙述之流则从它们中间流过。”他还引述阿尔文·刘的话来描述超文本小说写作和阅读特征:“最伟大之处是叙述可以完全破毁至它基本组成碎片的程度。信息的最基本单位传递知识,但却是对这些最基本单位的排列组合构成了叙述。对超文本(叙述)的强调应该到这一种程度,读者被赋予力量不是去阅读,而是去组织提供给他的多个文本。任何人都可以阅读,但不是任何人都有组织手上资料的老练办法。”

在库佛领导的超文本文学车间里展开的小说,有原创的冒险小说,对古典作品的滑稽模仿之作,巢状叙述,空间诗歌,相互作用的喜剧,变形梦境,没有结案的凶杀神秘故事。另外,多义性和多媒体也是极为常见的。

1条评论

  1. […] 麦克卢汉的“媒介即信息”说和数字技术的发展助燃了人们重构文本乌托邦的热情。小说家罗伯特·库佛看到在超文本环境中建立新的阅读和叙述方式的可能性,产生了挑战直线性小说的兴趣,于是在他供职的布朗大学组织开办超文本小说车间,教授和指导超文本文学写作。在他领导的“车间”里展开的小说,有原创的冒险小说,对古典作品的滑稽模仿之作,巢状叙述,空间诗歌,相互作用的喜剧,变形梦境,没有结案的凶杀神秘故事……这些文本“读者被赋予力量不是去阅读,而是去组织提供给他的多个文本”。纽约大学媒体文化副教授史蒂芬在生命将逝之时决定做展望“未来一本书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的实验,他的研究项目“打开乌托邦”建立在“一本书不应只是静止的文本”的理念之上,让一本书变成了一个集合的社区和分享的平台。哈珀•柯林斯的项目要求作品是软件程序或者手机应用,虽然侧重点在“图书”产品上,但其颠覆或者说重构对文本创新亦将带来多重的可能。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