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省理工学院(MIT)教授威廉·乌里基奥(William Uricchio)在开放城市纪录片电影节上对采访者说,AR 因其固有的社会媒介性质,将超越 VR。在此次电影节上,有很多发言者讨论了未来的沉浸式叙事。

威廉·乌里基奥在麻省理工学院领导一个研究实验室,帮助创作者在纪录片中提供沉浸式故事。他还是一位历史学家,对过去沉浸式环境和立体视觉的认识使他更了解新技术发展所需要的基础。他着迷于沉浸的概念,认为人类强烈需要使用它来创作和分享故事。他与桑德拉·罗德里格斯(Sandra Rodriguez)教授的课程只有 16 个名额,但有 100 多人申请。每个人都想知道什么是 VR,以及如何将它用于所需要,无论是身临其境的戏剧还是社会变革。

当谈到 VR 和 AR 前景时,乌里奇奥教授认为,AR 最终将成为这两种沉浸式技术中更重要的一种。 “我认为增强现实有几个优点。”他说,“首先,它是一种固有的社会媒介,我们与图像空间、声音空间共处于一个世界,人们参与其中,创作自己的内容将很平常,也很容易。而 VR 则不是这样。“

最近一两年,乌里奇奥教授接触了很多沉浸式内容创作者,从他们身上,他发现,人类梦想的能力和习惯也使得 VR 变得更为困难——除了不允许社会连接,VR 还必须解决一系列目前难以解决的技术问题。

针对沉浸式技术的下一步发展,乌里基奥教授指出,通常不发达的世界在新技术的运用上更有创造性。“看看手机在肯尼亚、赞比亚或秘鲁农村的使用情况,那里的人让手机做了我们根本没想到的事情。“他说。在他看来,人们甚至可以从黑客那里学到很多东西,特别是西方技术泡沫中常常被忽视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