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ez-Art-Museum Miami-2017120601

在《神奇宝贝 Go》掀起的狂热中,一些博物馆通过夸大它们作为 PokéStops 的地点来吸引参观者,而 Cuseum 找到了将增强现实融入文化机构的另一种方式。它与博物馆合作创建 AR 应用程序,以补充博物馆的体验。最近,它与迈阿密的佩雷斯美术馆(PAMM)、艺术家菲利斯·格罗丁(Felice Grodin)合作,创建了四个基于位置的 AR 艺术品,放在 PAMM 画廊供参观者体验。这个展览被称为“入侵物种”(Invasive Species),将持续到 2018 年 4 月 21 日。

Cuseum 首席执行官和创始人 Brendan Ciecko 表示,他们与超过 100 家博物馆合作,通过在艺术品上显示动画和其他附加信息,制作与现有展品互补的应用程序。

“每个博物馆在体验方面都有一个略微不同的目标或愿景,特别是在 AR 方面。”Ciecko 说,“迈阿密的佩雷斯艺术博物馆采取了一种以艺术家为主导的方式,在那里,AR 充当了新的媒介和分销渠道。这意味着创作全新的艺术作品,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来传播它们。”

格罗丁的展览探讨了气候变化的思想和地理哲学,这是一个研究心理和物理空间如何相互作用的思想学派。其中的一件作品名为《陆地鱼》(Terrafish),以奇异的水母类生物为特色,向观众呈现了在当前环境中不可思议的动物群。

Ciecko 说:“通过 AR,格罗丁可以说是获得了一种新的画布来探索这些主题,并尝试用充满创意的空间元素进行实验。”

Ciecko 透露,在不同的博物馆中,应用程序的用户数量是不同的。在一些机构中,多达 25%的访问者使用应用来获得指导体验。对于很多参观者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使用 AR。

“有了新技术,就会有挑战和惊喜——在设计和可用性方面也是这样。”Ciecko 说。“在技术方面,尽管取得了很多成功,但我们必须承认,ARKit 才存在几个月,还不到一年。就像任何伟大的框架一样,它还在发展中。”

随着 AR 应用的发展,Cuseum 最近推出了一个数字会员卡,以帮助参观者和博物馆成员跟踪展览时间表和折扣等。它正在寻找其他方法来融合技术和博物馆的体验,并计划在明年推出更多的产品。

Cuseum 并不是唯一对艺术和技术交叉感兴趣的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谷歌向底特律艺术学院博物馆等开放了它的 Tango AR 平台。而艺术家之前已经尝试过 AR,接管了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等空间。还有如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正在试验 360 度视频。

Ciecko 说:“让更广泛的公众对博物馆和文化感到兴奋的任何事情都是一种巨大的胜利——如果人们与 AR 的第一次互动发生在文化的视角之内,那么我们都应该为此感到自豪。这些新技术不仅影响文化的展示和消费,而且影响文化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