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ed-Kills-2017121001

汉尼拔即将上映的电影《速度杀手》(Speed Kills)的虚拟现实体验是有史以来最长的 VR 作品,超过一小时的内容被分成 8 个部分。它由 TopDogVR 和理查德·德尔·卡斯特罗(Richard Del Castro)、盖伊格利菲斯(Guy Griffithe)、特拉维斯·克洛伊德(Travis Cloyd)共同制作,将在今年年底作为免费的应用程序提供给 VR 平台。

电影《速度杀手》改编自 Arthur J. Harris 的小说,讲述一位快艇赛冠军的生活。目前电影正在进行后期制作,将于 2018 年春季首映。其 VR 体验是约翰·特拉沃尔塔(John Travolta)在 VR 领域的首次亮相,参与演出的演员有凯塞林·温尼克(《维京人》)、汤姆·塞斯莫尔(《拯救大兵瑞恩》)和凯南·鲁兹(《暮光之城》)。

导演特拉维斯·克洛伊德希望这部体验能为明星驱动的 VR 电影设定标准。

“在时速 60 英里的快艇上,你能站在一个传奇人物的身旁吗?” 克洛伊德说。“多亏了虚拟现实技术,这成为了可能的事情。我们很高兴能为这一媒介制作引人入胜的充满动作的内容。”

扮演贩毒头目罗比·雷默(Robbie Reemer)的凯南·鲁兹说,拍摄过程是非常不寻常的。在一个场景中,你会看到雷默使用吊索具在海上进行药物交易,并试图摆脱 DEA 追赶。赛艇在开阔水域快速行驶,捆绑 VR 相机的无人机跟踪拍摄。

“这与拍摄标准格式的做法完全不同。更少的时间,更少的船员,以及真正创新的技术。”鲁兹说。

电影摄影师安德列·塞库拉(Andrzej Sekula)说,他发现在 360 度全景舞台上创建和绘制相机方向非常有趣。

“这是我第一次参与 VR 拍摄,我看到了这将是电影未来的关键部分。” 塞库拉说,“我迷上了相机和镜头。我的职业生涯是建立在取景的基础上的,但是他们已经取消了窗口这一框架。威廉·莎士比亚曾经说过,快乐和行动使得时间看起来很短。与 VR 团队讨论和策划拍摄是非常愉快的事。”

克洛伊德阐述了这一体验背后的创作过程。

“我们把布局和剧本作为电影制作的基础。” 他解释说,“在回顾了这部电影的剧本后,我们选择了一些我们认为最适合在 360 中讲述故事的场景。有时候我们自己拍摄,有些时候依靠独立的拍摄装置。在后期制作中,我们掩盖了场景中工作人员。”

360 视角和 2D 在创作上的差别比最初预期的要大得多。

“人们不知道,在 360 度的拍摄情况下,将场景中的工作人员及一些不相干的东西除掉,是多么的困难。” 克洛伊德说,“在标准 2D 的生产过程中,有大量的清理问题,我们拍摄的每一集都有大量的移除工作人员和视觉特效工作,更不要说所有的音频和色彩校正都是 360 度的。当我们在头显中观看时,我们的 POV 大约是整个 360 度镜头的 40-60 度。因此,整个频谱的大部分都要经历漫长而又密集的制作过程。60 多分钟的虚拟现实有很多内容。你将会看到一种奇妙的体验,结合了 360 度自然视角和其他的场景。我们不得不重新绘制整个背景,因为有与内容不相干的工作人员站在那里。这是一大堆的工作,但是在最终的作品中你不会知道两者的区别。”

克洛伊德认为,在电影制作上拍摄虚拟现实内容最终将成为常态,但目前仍有重大的障碍需要越过。

“为了减少对生产流程的干扰,我们在 VR 团队周围工作,尽量不延误或影响他们的计划。” 克洛伊德说:“我们需要制订很多的制作议程,而且永远不能把缺失功能镜头的责任推到 VR 团队的身上。当我执导 VR 电影的时候,我并不一定要指挥演员,但我需要指导我们的工作人员,并随时解决问题。我们需要保持警觉,观察 A 摄像机和 B 摄像机的监视器,知道我们应该把它们放在哪里,以及能在多大程度上接近演员,而不是指挥镜头拍摄。一切都是自发的;有时也需要停止拍摄,与演员、电影摄影师和摄像机操作员进行公开的对话。”

最终,克洛伊德的结论是,拍摄和制作 360 内容是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复杂对话,其中有很多不确定性的部分,秘密是让所有的工作在仿佛没有人知道制作人员存在的情况下进行。“就像虚拟现实的鬼魂。”他说。

作者:Alice Bonasio

译者:葡萄浆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