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游戏来说,2017年是令人兴奋的一年。其中有两场艰难的游戏将我带到了一个我意想不到的地方:别人的手机里。

《一部丢失的普通手机》(A Normal Lost Phone)和它的续集《另一部丢失的手机:劳拉的故事》(Another Lost Phone: Laura’s Story),是两款神秘的游戏:在一部智能手机的范围内了解一个人。在发现了一部丢失的手机之后,你可以通过各种文本信息、电子邮件、照片和其他应用来了解主人的遭遇。在这样的情况下,你最终会目睹个人的挣扎是如何在每个人的生活中产生连锁反应的——而且,通过不受限制地接触他们的手机,你是多么容易地进入一个人的整个世界。

这个概念要求玩家侵犯手机主人的隐私。《一部丢失的普通手机》尤其对那些担心隐私保护的玩家,以及它如何处理主角的身份和秘密的问题上,成为了一个问题。续集《另一部丢失的手机:劳拉的故事》表现要好得多,它弯曲了故事,以至于不会对它的人物产生侵入性和不尊重。

玩《一部丢失的普通手机》和它的续集感觉就像是踮着脚尖走过道德的雷区。发现我对游戏设置的感觉几乎是整个过程的一部分。我不得不深入到那些我不知道的人的私人生活中去了解他们的遭遇。我觉得很讨厌,但我一直坚持下去。玩这个游戏是为了承诺,不管它让我有多么不舒服。

当我看自己的手机时,我发现了很多关于我的个人信息,隐藏在每一个短信交流或电子邮件里。看似无聊的谈话或无足轻重的日程安排,在我记起他们的语境时,会有新的意义。在这两个丢失的手机游戏中,我都需要发展一种类似的亲密关系才能完成每个故事。每一场游戏都是在兔子洞口开始的,我的好奇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得到我需要的答案,我得去做一些我在现实生活中永远不会做的事情。

诚然,进入一个你不认识的人的生活,这是游戏的一大吸引力。但这也给我带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从一个陌生人的手机里窥探到他们的私人想法和秘密是可以的吗?当我发现每个人的失踪情况时,这些问题变得更加难以回答。他们的挣扎令人惊讶,令人惊讶是因为它是真实的;我的朋友们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这让人大开眼界,让我们了解到他们生活的表面之下正在酝酿着什么,这些都隐藏在我们手机里那些看不见的地方。

当我发现,在解锁了某些应用程序并将信息拼接在一起后,我感到一种深深的解脱感,因为最终的主要角色是安全的。我没有做任何事来帮助他们达到这个目的,但是我仍然对作为这个过程的见证人感到满意。他们没有失去手机;他们把它留在这儿了。就好像这是让他们重新开始的唯一方式,因为我们很多人都限制在我们的设备上。

每一款游戏结束时,你都可以从废弃的手机上抹去信息,让它自由,并确保没有人可以窥探。你在那个角色的生活中所采取的唯一的干预,是帮助他们走出离开他们过去的生活的最后一步。这是奇怪的与主角的第一次也是最后的互动。把我没有权利知道的故事拼凑在一起后,我觉得我欠了所有者东西,于是我把他们手机上的信息都擦除了。在道德上,这是我所能做的最少的事。

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别人的手机时,我得到了一种罕见的鸟瞰图。这种情况在现实中几乎从未发生过,这可能是最好的。如果你想感受一下它是多么的脆弱,试着把你解锁后手机交给一个陌生人,让他们在一个晚上左右的时间里,看看他们对你的了解。也许这听起来很奇怪,但是对某人手机的完全访问可能就像我们对未经过滤的诚实所做的那样。在智能手机的时代,我们生活在日历、待办事项清单和电子邮件之间。就像失落的手机游戏中的明星一样,我们可能只能通过彻底抛弃手机才能逃脱。

这是我的收获,尽管也许真正的教训更简单:记住密码,保护好你的手机。

作者:Jeff Ramos
译者:葡萄浆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