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瑟琳娜·格罗斯

我发现作为一个艺术家,特别是作为一个画家,我所做的事情并不完全是通过媒体或机器来处理的,而是可以直接追溯到作为作者的我。我对所看到的事情负责,并且可以基于该责任做出决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