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世界变成一个共享的空间屏幕

0

“它应是什么,它能是什么,我认为它是深刻的,” 蒂姆·库克在谈到增强现实时说。如果世界的知识无需通过点击来获取,而是一目了然的呢?如果技术能让你的叙述与你周围的土地相交并与之互动呢?如果这不是少数人的权利,而是每个人都能得到获得的呢?现在,这一现实已不遥远,我称之为“启用景观”(The enabled landscape)。

启用景观是与景观相交的增强现实。或者用另一种方式来描述,启用景观是个人电脑通过无缝和实时的计算生成的感官输入(图形,视频,或声音信息)来增强和放大物理体验,这些输入与那个地方是唯一相关的。景观既是土地的可见特征,又是与自然或人为因素的融合,包括景观的历史、文化和个人意义,以及它的位置感。

“纸景观”与新媒介

另一种想法是作为一种新的媒介。人类曾通过石头、木材和纸张等媒介传播地球知识和我们与地球的互动。在这一背景下,单向个人电脑屏幕的媒介,以及通过互联网的连接,是一次非凡的飞跃。现在,一种玻璃的媒介,双向的、实时的个人显示器,将带来一种革命性的、更大规模的交流的转变。

这个概念建立在 60 年前由爱尔兰地理学家 J.H.安德鲁斯创造的“纸景观”一词之上。“纸景观”被用来描述当时在爱尔兰完成的最详细的测绘调查,那是在 170 多年前完成的。它还指一些特定的地理区域(主要是爱尔兰北部),在那里,它的地名、考古学、视觉记录、生产性经济,每一个可能的方面都被记录下来——甚至是时尚感!——被捕获并与世界分享。这是开创性的,是技术创新与文艺理念相结合的前所未有的非凡的创举。

许多行业都从这一创举中受益,因为它使世界可以被更好地理解。从文化上来说,这项工作直接影响了爱尔兰及全世界最著名的文学作品——詹姆斯·乔伊斯的百科全书、塞缪尔·贝克特的抽象风景画、约翰·辛吉的重叠音阶,以及谢默斯·希尼对地方的调查,这些都是开创性的文学创新。一个启用景观既是数据,也是为下一代创意提供服务的工具。

“启用景观”的景观

爱尔兰诗人约翰·蒙塔古曾经说过:“整个风景是一份手稿,而我们已经失去了阅读它的技巧。”一个启用景观提供了一种解码器。这是对我们现实世界的解码。在一个支持的环境中,便携式硬件连接到互联网,并将增强信息置于我们的感官中,例如我们的视野。在特定的地点,人们将能够选择定制和个性化的数字数据流。整个世界将变成一个共享的空间屏幕,支持多用户参与和协作。它将使人们能够在游戏、设计、学习或团队合作中进行协作,从而解决现实世界中的任何问题。

谢默斯·希尼

启用景观可以增强对地方感的理解,因为它成为了地理国家和心灵国家之间的通道。谢默斯·希尼写道:“心灵国家是否无意识地从共享的口头传承文化中,或者有意识地从文学文化中,吸纳音调,或两者兼而有之?这是以最丰富的可能性表现来构成地方。”

明日世界的构建

要实现这一点,底层所需基础设施的核心组件是一个实时的三维空间地图。一种世界的软拷贝,它允许你在它的起源——在物理世界中重新组织信息。这被一些人称为“AR 云”,并声称它可能是计算领域中最重要的软件基础设施,比 Facebook 的社交图谱或谷歌的页面排名更有价值。

具体地说,一个适用于 AR 的友好点云在六维空间中与真实世界的地理坐标相对应,并将虚拟内容放置在设备上和远程进行实时交互。就像谷歌为网页编制索引一样,AR 云是真实世界的索引,它可以用来将内容和设备同步到相同的参考框架中。有了 AR 云,每一个对象,任何地方的历史,任何一个人的背景,都可以在其中找到。界定的物理表面会成为一块画布(无数的用户在上面生成内容)和一个密码来解码该表面的历史并附加个人和社区意义。

要构建一个有吸引力的景观,面临着许多挑战。它需要大量的调查级位置定位、理想的可穿戴的个人电脑设计、计算能力、市场环境、硬件小型化、AR 开发者平台、计算机视觉技术的进步。然而,这些技术并不是新鲜,拐点即将到来。预计到 2022 年,AR 市场的全球收入将达到 900 多亿美元,与 2017 年的市场规模相比,增长 10 倍以上。大型科技公司已经推出了 AR 平台。据预测,到 2020 年,AR 媒介的全球受众将超过 10 亿。AR 会留下来。

需要时间和迭代来解决大量的问题,包括硬件、软件、内容和用户体验。这些技术的基础正在被开发,今天正在作出决定。一个移动物体的轨迹,开始时稍微变换一下角度,就会显著改变目的地。

【数字叙事 原作:Chris McAlorum;编译:L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