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强现实(AR)正在市场上站稳脚跟。目前移动 AR 市场的用户已达到 10 亿,早期采用的企业已经通过了试验性的修补,并进入了主流实施阶段,明年它们的业务范围将会继续扩大。去年推出的移动 AR 平台 ARKit 和 ARCore 无疑为 AR 的大规模普及奠定了一定基础,但这还远远不够,因为要实现 AR 更大的构想,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移动 AR 还不够

如果 AR 应用、服务和体验继续被束缚在像应用商店这样封闭的花园中,将很难有预期的效用,AR 也很难有本应该有的更大的作为。移动 AR 作为一个平台通常只能提供孤立的、单独的体验,这很少会带来鼓励和维持频繁和持久使用的关键用例。

AR 要迅速普及并实现更大的构想,其生态系统需要新的基础来支撑,而这些基础应该不受旧规则对 AR 的影响。它需要的基础设施,要使 AR 生态系统能够进化并扩展成一个相互连接的织锦,一方面将它们编织在一起,另一方面将意义注入现实世界中的每一个对象,以便我们的生活和物理现实成为门户。

AR 云的构想:融合数字和物理

最初提出“AR 云”(AR Cloud)构想的是 AR 企业家、AWE 投资者 Ori Inbar。在他看来,这是“现实世界的一个持久的 3D 数字副本,能够在多个用户和设备之间共享 AR 体验。”

AR 云对物理地形按照 1:1 的比例进行数字部署,并通过一个恰当的比例,形成 AR 搜索引擎。“有了 AR 云,每件物品的使用方法,任何地方的历史,任何人的背景——就在那里——都能在其上找到。” Ori Inbar 去年在他的一篇博文中写道。

北爱尔兰国家测绘局产品负责人 Chris McAlorum 的“启用景观”(The enabled landscape)概念是对 AR 云的另一种描述。所谓启用景观,即是用无缝和实时的计算生成的感官输入(图形、视频或声音信息)来增强和放大物理体验,而这些输入与某个地方是唯一相关的;景观既有土地的可见特征,又是与自然或人文因素的融合,包括景观的历史、文化和个人意义,以及它的位置感。

赋予世俗物体以意义和想象

Realities.io 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 Daniel Sproll 引用拉维迪德哈尔(Lavie Tidhar)的科幻小说《中央车站》(Central Station)描述了 AR 云的未来潜力:世界“完全渗透了技术,但是技术变得如此透明,以至于不再被看作技术。”在系列短片《Glimpse》的第 7 集《Analog Boy》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点影子:当主角的 AR 智能隐形眼镜出现故障时,现实世界突然失去了它的数字魔法,被渲染回空白的画布。

AR 云能够赋予真实的物理世界以及散布在其中的所有世俗物体以意义和想象,而 AR 本身将成为一个界面,让我们能够直观地导航新的现实层。它是一个统一的基础架构,没有它,所有分散的平台、设备、内容都会变得相对混乱,不断地注定要度过不必要的短暂的半衰期;没有它,这一切就无法获得像精确和持久的可共享性这样的基本和关键功能。

跨平台体验和内容的持久性

“ARKit、AR Core 和其他 AR 平台肯定会成为整个 AR 云未来的一部分。”这些平台对于给定设备上最优的 AR 体验(映射和跟踪区域或空间)是必不可少的。Ori Inbar 说:“AR 云的其他部分将负责跨平台体验(这是 ARKit 等不会做的),以及内容的持久性(大公司可能会慢慢提供)。”

作为将 Web 视为促进主流空间计算采用的首选平台的强烈倡导者,我为即将到来的 WebXR API 将作为 AR 云最自然的盟友发挥的作用感到兴奋。JavaScript API 允许您开发和加载 VR 和 AR 体验,全方位的空间计算,仅使用您的 Web 浏览器,即可共享 AR 云的所有品质和价值,如跨平台的互操作性和最大可访问性。

WebXR 规范将提供一个通用平台,在这个平台上可开发大规模的 AR 云应用程序,这些应用程序不需要绑定特定的硬件。Web 体验的灵活性通过渐进式增强对 AR 云的访问,同时整合不同硬件和形式因素导致的碎片化平台。三星英国研发中心的开发者 Diego Gonzalez-Zuniga 说。“这一点,再加上 5G 即将带来的延迟降低和更高的带宽,将使 WebXR API 在不久的将来成为 AR 云体验的优雅、可伸缩和关键的基础层。”

开放 AR 云:一个旗帜

但这样一个共享的平台必然需要建设一个庞大的基础设施,其中包括许多可移动的部件,这些部件要由至少一个行业巨头来承担,这是一项规模太大的事业,不可能很快就会成功。值得庆幸的是,Inbar 通过召集一群小型玩家,在“开放 AR 云”(Open AR Cloud)的旗帜下组建了一支团队,从而推动了这一问题的解决。

“开放 AR 云计划成为所有那些希望为空间计算的美好未来做出贡献的人的首选之地。”Open AR Cloud 联合创始人兼董事总经理简·埃里克·温杰(Jan-Erik Vinje)说。”我们可以从一开始就积极主动地开始构建一个基于平台、解决方案、服务、应用程序和内容之间互操作性原则的开放式 AR 云生态系统,以及制定行业指南和实用解决方案,促进高道德标准地保护用户和社会隐私、自由和安全。“

温杰说,我们可能离利用 AR 云技术的第一波主流商业应用的到来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这是及时的,因为行业迫切需要它在所有平台和工具上提供的那种标准化。它的长时间缺席,导致了 Blippar 等领域先驱者目前的困境,他们在快速变化的环境中难以保持头脑清醒,导致该行业高度分化。

“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我预测它将为全世界数百万人提供精确和持久的现实世界连接的力量和潜力。”温杰说。

【数字叙事 原作:Amir Bozorgzadeh;编译:葡萄浆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