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看电影、电视和看书的过程中,都感受过情绪的激荡,有时甚至为角色的遭遇一掬同情之泪,但电子游戏却很少有能影响我们情感的作品,因为它们(用克里斯·克劳福德的话说)喜欢打打杀杀,而不注重人文情怀和社会推理。《Buddy VR》试图作一些探索,基本的想法是让玩家与主角——一只孤独的松鼠建立深切的关系,并以此来演绎故事。

我们知道,VR 常被称为“同情机器”,因为当用户(玩家/观众)沉浸于一个完全具象化的想象世界中,置身于角色,很容易忘记自己而成为那个人。但《Buddy VR》的宗旨是探索关系的建立,而不是基于自我的同情,因此它将玩家置于了第三人称的地位。该作也因此被描述为“虚拟关系的体验”。

《Buddy VR》中的松鼠来自 2014 年发行的动画电影《The Nut Job》,在这部电影中,松鼠是一个蛮自私的角色。创作团队之所以看中了这只松鼠,是因为它不会说话,这给交流提供了创造性的空间,需要开发者和玩家更多地使用肢体语言等表达方式,以表达的含混性来提升沟通及故事意蕴的丰富性。

该作采用交互式叙事,允许玩家改变故事的过程。据它的总监兼故事架构师 Chuck Chae 介绍,团队就应该给玩家多少自由改变叙述的内容作过很多的探讨,并且做了很多实验来找到讲述一个有凝聚力的故事与让玩家探索、改变事物之间的正确平衡。

【数字叙事 s 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