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我们对技术的依赖,以及由此而来的对隐私的破坏,大脑黑客的影响开始变得清晰起来,我们看到了《机器人崛起》这类科幻小说的回归。新一波的电视剧、电影和视频游戏正在努力回答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开发出一种技术,用我们自己的形象来制造机器人,将会发生什么?

《西部世界》的创作人员看来,如果我们能开发出逼真的机器人,我们就会想要强奸甚至杀死它们。在《银翼杀手 2049》中,它们取代人类成为性工作者和体力劳动者。在视频游戏《底特律:成为人类》中,机器人是保姆、护理人员,甚至是流行歌星,在家庭和城市生活中无处不在。

目前对机器人的虚构主要集中在人与机器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时会发生什么。机器人应该在什么情况下获得权利:当它们达到一定的智力水平,或者当它们发展出情感、创造力或自由意志的能力时吗?当我们认为机器可能会随时以核弹的形式杀死我们时,我们的噩梦机器人是无情的杀戮机器,如《终结者》或《机器战警》,或者是无情的军事机器人,它们追捕着人类最后的残余,如在《Metalhead》中,它是《黑镜》的一集。现在,技术已经融入了我们的生活,我们开始意识到机器可以以一种侵犯我们的人性的方式来接管世界。

《西部世界》

就在不久前,谷歌证明其家庭助理机器人能够使用电话与人进行自然的对话,预订理发或预定餐馆,并让人们相信他们是在与一个真正的人交谈。

我们越来越担心,如果机器变得和我们一样,将会发生什么。《底特律:成为人类》的主要作者亚当·威廉姆斯认为,类人情感的发展比机器人的直接对抗更令人不安。“这是对人类神圣性的一种更微妙的威胁。”他说。“情感是我们为自己保留的东西:情感的深度是我们用来证明人类生命至高无上的理由。如果一台机器能够感知,所带来的将不仅是像《终结者》那样的危险,而且会在抽象意义上冲击我们对人类的经典认知。”

在《底特律:成为人类》中,被人类虐待的家庭机器人开始反抗,最终联合起来要求权利。这并不是一部原创作品,但现在的视频游戏看起来非常逼真,这是一个很好的试金石,可以检验你对人形机器人的想法有多舒服。这个游戏的机器人角色由人类演员扮演,看起来几乎与真人一模一样。

《底特律:成为人类》

机器人认知专家 Anouk van Maris 正在研究人类与机器人的伦理互动,他发现机器人的亲近性因地方及其文化的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异。“这取决于你对它的期望。有些人喜欢它,有些人一看到它开始移动就逃跑,”她说。“一个看起来像人类的机器人的优势在于,人们觉得它更容易亲近,而且更容易与之交流。最大的缺点是你期望它能做人类的事情,而它往往做不到。”

在日本,“万物有灵”的信仰或许让人们更愿意相信精神可以存在于非人类的东西中。在日本,机器人已经被用作商店、护理院和学校。日本是机器人技术领域的世界领先者,对机器人的需求也更高,这可能有助于弥补护理方面的不足。这个国家是令人不安的艾丽卡的故乡,她是世界上最逼真的女性人形机器人。还有 Gatebox AI 的 Azuma,一个全息女孩,它结合了 Alexa 式的家庭助理功能和一个可爱的动画形象,以及一种模拟的、顺从的个性。

相比之下,在欧洲,人们通常对机器人扮演与人类交互的角色感到不安。“在一项研究中,人们被问到是否能接受一个机器人与孩子互动,如果孩子们依赖那个机器人是否合乎伦理,” Van Maris 说。“只有 40%的人认为这是可以接受的。”这说明为什么美国公司设计的家庭助理机器人听起来像黑盒子,看上去像电脑。

《机械姬》

“一台机器可以表现出类似人类的品质,如果它看起来不像人类,就不会引起争议。”威廉姆斯说,“这是很有趣的地方。谷歌的 AI 助理电话听起来像是人的声音,所以让人害怕。它能够进行对话的事实并不使人恐惧,让人恐惧的是人们无法将它与真实的人区分开来。”

一些机器人专家,比如爱丁堡大学的罗伯特·费舍尔(Robert Fisher),认为类人机器人的概念是不明智的。“我不认为人工智能会像人类一样,”费舍尔说。“我们把自己和它们置于一种困境中,试图假装它们是人,或者让它们看起来像我们。也许最好不要在一开始就这么做。性机器人可能是唯一有理由让它们看起来像人类的例子。”

《西部世界》、《底特律:成为人类》和《机械姬》——它们都没能描绘出人类和机器人关系的乐观景象。如果我们未来的机器人助手更多是《Wall-E》或《R2-D2》中的样子,而不是像《星际迷航》中的 DAY-tə或《银翼杀手》中的 Pris,我们也许会更好。

【数字叙事 原作:Keza MacDonald;编译:Ligh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