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最新的《黑镜》实验、互动电影《潘达斯奈基》有很多秘密,最令人兴趣盎然的是它的多重结局;查理·布鲁克(Charlie Brooker)的粉丝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会从中陆续发现一些新东西。就观众迄今为止的体验看,最奇特的是“Netflix”结尾,它很突兀,但很有趣。

Netflix 结局可由电影后半部分的一个抉择来触发,当时斯特凡大声质问谁在控制他的行为。大多数观众估计会选择向斯特凡展示随处可见的白熊标志,或者 PAC(程序和控制的英文缩写)。然而,有些观众可能会选择第三个选项,即 Netflix 的 logo。

如果选择该选项,斯特凡的屏幕上会显示一条消息,表明他被 Netflix 上看电影的人控制了。这将斯特凡弄得心烦意乱,他要求解释 Netflix 到底是什么,这是可以理解的。在几次尝试向他解释,或者选择完全中断对话之后,观众稍候将看到斯特凡试图向他的精神科医生解释整个事情。

在表明他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是一部电影之后,他的精神科医生回答说,这部电影一定很无聊。然后她问你是否想让事情更有趣,这就引出了斯特凡和他的精神病医生之间的打斗场景,不管你作何选择。突然,电影从原本安静的推理片变成了动作片;观众可以选择战斗或者跳出窗外。

如果选择战斗,你将会看到一个激动人心的打斗场景,其中包括斯特凡的父亲在中途的加入。争吵之后斯特凡被拖出办公室尖叫着,电影结束。然而,如果你选择跳出窗外,《潘达斯奈基》便会展示它最奇特的时刻。

当斯特凡要从窗户跳出时,他发现自己做不到,因为窗户是电影布景的一部分。镜头往后退了一点,导演走进来,试图向斯特凡解释他现在应该在拍打斗戏。斯特凡惊恐地环顾四周,因为他意识到周围的人都是演员,而且他一直在拍一部电影。

这一结局肯定会削弱影片一直在营造的紧张气氛,但这未必是件坏事。它揭示了故事的虚构本质,从而对整个体验形成了反讽。

【数字叙事 原作:Austen Goslin;编译:葡萄浆果】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