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体上的虚拟明星对孩子们构成了新的网络威胁。这些名人看起来很真实,还会发布自己和其他名人的照片,但实际上他们是广告业的数字产品。

由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和社交媒体公司支持的网络安全活动“互联网事态”(Internet Matters)称,深度伪造和“虚拟影响者”的崛起,让企业能够“轻易地操纵”年轻人,并可能损害他们的健康。

虚拟影响者包括由美国公司创建的虚拟“歌手”和“模特”Lil Miquela,她在 Instagram 上拥有 160 万关注者,假歌星 Bermuda,拥有 172,000 关注者,并与 Blawko 建立了虚假的通断关系,还有一个虚拟影响者在他的 Instagram 帐户上展示了滑板、打篮球、纹身和喝啤酒的形象,该帐户拥有 145,000 个关注者。它们已被用于推广 Spotify、Absolut Vodka 和 Fendi 等品牌。

互联网事态大使、心理学家琳达·帕帕多普洛斯(Linda Papadopoulos)博士说:“虚拟影响者使品牌和公司能够创建以完美的男孩和女孩为特色的帖子,只需点击一个按钮,这些男孩和女孩就可以对大量年轻观众讲话。这可能会让公司很容易地操纵年轻人,通过使用实时数据来创建最有影响力的一系列图像。”

这些虚拟影响者有时把自己描述成机器人,但也表现得好像他们是人一样——业内称之为“混合现实”。Lil Miquela 最近写道:“我有一个 Spotify 列表,里面有我正在听的东西,但除此之外,我真的很喜欢 Skee Mask 和 Nina Kraviz。我找到了那首 Lizzo 新歌的一个很酷的混音版,那天我真的很喜欢。但是,是的,新的 Billie Eilish 和 Slayyyter 的歌曲也在重复播放。”

她在 Instagram 上的帖子显示,她在后台与真正的音乐家合作,有时还传递政治信息。

“对孩子们来说,这种介于两者之间的事情可能非常困难。”帕帕多普洛斯说,“孩子需要榜样,但这些榜样是由市场营销人员创造的。它们不是真实的,除了寻求关注之外什么也没有。他们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为了什么?他们不是来教育和授权的;他们在那里参与,并通过让我们感到恐惧、生气和没有安全感来做到这一点。我们能为孩子们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他们进行批判性思考,问问自己,我是受到了个人还是群体的影响?为什么?”

安娜·佛洛伊德儿童心理健康中心的首席执行官彼得·福纳吉(Peter Fonagy)表示,虚拟影响者是计算机被用来模拟深层心理过程的一个例子,这种心理过程使人们能够信任他人,也就是被认可的感觉。

“问题是人工智能可以模仿这个过程,”福纳吉说。“你可以对它进行编程,以便使最理想的人群感觉到该声音可以信任……我并不是想引起道德上的恐慌,但我们知道计算机可以模仿人脑进化的某些重要方面,这一点很重要。”

广告业消息人士表示,在两到三年内,人工智能将允许虚拟影响者利用机器学习分析追随者的数据,并研究如何最佳地利用它们来生成自己的最新 Instagram 帖子。

在英国,时尚摄影师卡梅伦-詹姆斯·威尔逊(Cameron-James Wilson)已经创建了一系列虚拟模型,用于推广智能汽车、Ellesse 和肯德基。

“有一些虚拟影响者没有表明背后的非人身份,我发现这很令人担忧,”他说。“如果你喜欢并关注一个账号,却不知道背后是谁,那你可能是在关注一个观点完全不同的人。当账户有政治观点时,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跨国传播机构爱德曼英国公司(Edelman UK)的影响力主管菲利普·特里彭巴赫(Philip Trippnbach)表示,虚拟影响者可以吸引那些“认为拥有一个不真实的人很酷”的消费者。但他警告称,“在一个充满了算法交流的环境中,这是父母需要警惕的事情之一。”(编译自 vrroom.buzz)

【数字叙事 毕昂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