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lt Brush 可以让您在虚拟现实中绘制 3D 空间。谷歌今年年初启动了一项名为 Artist in Residence (AiR) ”的项目,希望展示创意艺术家在 VR 中进行创作的可能性。我们将深入了解这些艺术家的创作过程,探索他们的创造性影响,听取他们使用 Tilt Brush 的经验,并分享他们对有抱负的 VR 艺术家的提示。今天,我们和大家一起了解与卫报一起创作了《Sea Prayer》的利兹·爱德华兹(Liz Edwards)。

1. 可以跟我们谈谈您的 Tilt Brush 创作过程吗?

在 Tilt Brush 中创作一直感觉很自然。我第一次涂鸦时,这款软件也未令我感到胆怯,我认为这是它的一个巨大优势。在这个新媒介中熟练地绘画只是时间和实践的问题,过程有趣,做起来就会十分轻松。我使用 Tilt Brush 已有一年的时间,很多时候也还是会想,“这样行不行呢?”

2. Tilt Brush 跟其他媒介有何不同呢?它的开放性是否让事情变得艰巨?

我根本没觉得这会使事情变得复杂和困难。这是一种很自由的工作方式。我在传统专业 3D 软件上工作了多年,我被界面所束缚,需要不断在 2D 屏幕上点击鼠标以制作 3D 形状。Tilt Brush 去除了所有这些单调的事情,让艺术家直接置身在创意空间中,你在空间中通过少量的手势即可渲染任何东西。这是魔法。

3. 是什么启发了你?

我有视频游戏的背景,因此我的 VR 艺术创作正是从这个方向进入的,我希望创造在游戏中出现过的场景、车辆和角色。我所有的宇宙飞船都来自于“X-Wing”和《铁翼司令》等童年记忆。在 Tilt Brush 之前我从未有兴趣要设计任何种类的汽车,甚至是飞船。我一直很喜欢绘画和雕刻角色,而不是在 3D 中处理 2D 或乏味(对我而言)的硬表面建模。Tilt Brush 为我开启了一扇大门,让我可以探索一种全新的、十分神奇的创作。

4. 在使用 Tilt Brush 过程中有过什么有趣的事情吗?

在添加缩放功能之前,我需要以一些非常窘的姿势来画脚和头部。我几乎需要站在一张椅子上来画一棵高高的树,但我不希望第一起 VR 事故发生在我身上。现在我遇上了一个截然相反的问题。我最终会缩放很多,远远超过我的环境,我甚至是在天空中创作。所以在往下看时这真的会吓到我。不过,我觉得这其实真的是很酷,我不敢想象自己的艺术可以这样吓着我。

5. 你有什么技巧或方法要跟我们分享吗?

很多人问我,我的作品为什么会如此致密无缝。告诉大家一个秘密:它们根本就不是致密无缝的。我用 Wire 笔刷来填充线与线之间的空隙。这个笔刷是 3D 和不亮的(没有阴影或高光),所以即便几何形状是一堆混乱的管道,你也永远不会看到任何混乱,你只会看到无缝的轮廓。只要剪影从大多数方向看起来都没问题,作品看起来就会致密无缝而完整。与各种 Marker 笔刷相同,它们都是不亮的,所以你的作品不会出现混乱。

6. 你最喜欢的作品是什么?

我个人最喜欢的作品是这个位于小行星领域的飞船(如上所示)。从这件作品起,我一直在追求的 3D 动画风格终于开始成形,而我开始对创作更多交通工具和硬表面操作感到自信。当我看着它的时候,我就会兴奋地希望在这种风格和世界中做更多的事情。

然而没我最为自豪的作品是《Wonder Woman: Art of Wonder》。把神奇女侠带到 Tilt Brush 中是一个巨大的荣幸,而且非常有趣。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