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应性内容:沉浸式叙事的未来

1

是什么造就了一个伟大的故事讲述者?讲故事的本质是什么?我们如何在沉浸式的叙事背景下讲述故事呢?这些应是每个虚拟现实公司大脑中最重要的问题。

就传统的口述故事而言,最好的讲故事的人会根据听故事的人的反应来调整故事和故事的讲述。说故事的人会捕捉微笑,以及敬畏、无聊的迹象;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也阅读了故事和他们的读者。

简而言之,伟大的故事讲述者会对他们的听众做出反应。

在沉浸式内容中创建自定义的叙述

所谓“反应性内容”,即使用生物识别技术和深度数据收集来根据用户的身体节奏、情绪、偏好和数据点对用户进行阅读和反应的内容。一旦这些信息被收集起来,人工智能算法就会被用来分析用户的行为或偏好,以塑造独特的故事情节和叙述。从本质上讲,这允许一个故事根据你是谁和你的感觉而实时地改变。

沉浸式内容的叙述者应该运用技术,将口头讲故事中的反应性和情感元素与数字媒体的可负担性结合起来。他们可以在一个有能力了解用户的故事舞台上,构建出令人惊叹的视觉效果、丰富的配乐和复杂的美音。当你善于利用沉浸式的小细节时,添加的那些相关的视觉效果、音乐和人物就会成为一种非常有效的方式,来激发情感,帮助人想象故事。这些熟悉的细节有助于创造吸引人的、充满情感的内容,特别是当人们已经知道他们所看到和听到的内容的情况下。就像广告定位一样,人们最初可能会因为数据的使用而感到奇怪,但它却带来了更好、更个性化的体验。

这意味着需要巧妙地对那些有特殊意义的个人细节进行了解、获取和利用,从而形成反应性叙述——这是一种激发情感、帮助人们形象化地描述故事的非常有效的方式。当你可以通过添加视觉、音乐和人物来完成这一过程——所有这些都借助用户的过往经历而获得——你就有可能构建出压倒性的吸引力和情绪化的内容。

反应性内容的发展也将吸引人们不断重新探索不同的、动态的故事情节或者说多重叙述。一个变化和变异的故事是引人入胜的,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们对不可预测性的喜好,对偶然相遇的迷恋——偶然和巧合富有诗意。从理论上讲,一部具有互动性的影片,以及多个叙事分枝的选择,会让影片有重放的价值。然而,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这并没有在主流娱乐中真正流行起来。

放下控制器,让沉浸不因互动而中断

多重叙事电影的主要问题之一是互动元素的“停顿”性质。当我沉浸在一个故事里时,我不想使用控制器或遥控器来选择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它破坏了电影的流畅性,任何对硬件或媒介的关注都会严重损害我的沉浸感和对内容的情感投入。

当观众需要对道路作出选择 (“按下这个按钮”,“对 X,Y,Z 进行投票”)式,叙述及叙述中的沉浸就暂时停止了。正如文学评论家和理论家玛丽·莱恩·瑞安(Marie-Laure Ryan)提醒我们的那样,“沉浸式想要的是流动性、整体性和一种时空连续体,随着想象的身体在虚拟世界中移动,它会平稳地展开。”到目前为止,我们被给予了有限的选择和控制,代价是流畅性和沉浸式的破坏。

反应性内容有可能通过“被动交互”来实现,即输入和输出,而不必暂停、主动地做出决策或与硬件进行交互。这将带来分枝的、动态的叙述,在依赖于特定的用户和他们的情感的同时,无缝地展开。

用户永远不需要破坏故事的沉浸式状态,这意味着情感投入可以在整个体验过程中得到维护。如果你想讲述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这无疑有巨大益处。

作者:Luke Carver
译者:Lighting

作者简介:Luke Carver 是 Future Lighthouse 的首席内容主管,这是一家沉浸式故事工作室,曾与 Sony,Crackle,Beefeater Gin 等公司合作,最近与 Oculus 公司合作发布了 VR 体验《Mel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