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个周末,Fable 工作室在圣丹斯电影节上展示了它最新虚拟现实(VR)体验《墙中狼》(Wolves in the Walls),同时也揭开了它的其他结合互动、VR 和电影的项目的帷幕。

Fable 工作室是在去年 5 月 Facebook 关闭 Oculus 故事工作室之后诞生的,获得了来自 Oculus 公司的资金支持。《墙中狼》是一个改编自尼尔·盖曼(Neil Gaiman)的故事,他是里程碑式的漫画和《桑德曼》(Sandman)、《卡罗琳》(Coraline)和《美国众神》(American Gods)等书的作者。爱德华·萨奇(Edward Saatchi)是该 VR 项目的执行制片人,他在一次采访中告诉我,这个故事将分三章来讲述。

他们的目标是将 VR 故事推向新的方向,就像 Oculus 故事工作室早期的项目,比如《迷失》(Lost)和《亨利》(Henry)。后者获得了艾美奖最佳 VR 动画短片奖。萨奇说,《墙中狼》的主要特征,是露西的眼睛会跟随你的动作。她需要你的帮助,因为她家里没有人相信有狼住在墙里。

Fable 还在开发另一些 VR 体验,这些体验都是互动电影项目。它们包括《Origin》、《Ten》、《Magic River Yacht Club》和《Derailed》。这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萨奇相信,在 2018 年,新工作室将开始把自己的工作变现。除了萨奇,这个团队还包括皮特·比林顿(Pete Billington)、杰西卡·沙马什(Jessica Shamash)、克里斯·惠勒(Chris Wheeler)和其他人。

爱德华·萨奇

以下是我们对这次采访记录的整理。

GamesBeat:你有没有兴趣评估一下圣丹斯的虚拟现实?

爱德华·萨奇:从参与者的角度来看,人们似乎有非常高的兴趣。对于那些主流媒体——纽约客、泰晤士报——而言,它成为了科技领域之外的人们的一种胜利。每年都有一些新玩家,但显然还没有智能手机那么多的 VR 设备。它仍然是新的东西。

《亨利》会让你了解《墙中狼》的背景,你看过这部虚拟现实电影吗?

GamesBeat:是的,我看过。

萨奇:我们开始制作关于狼的作品,是在《亨利》的制作结束后和发行之前。那是在 2015 年。我们喜欢亨利看着你的眼神,我们想进一步探索一个互动的角色应该如何运作。我们发现了尼尔·盖曼的故事。盖曼写了《卡洛琳》和《美国神》和《桑德曼》,是一个很酷的作家。我们想要改编他的故事,讲述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她认为她看到了自己家的墙壁中有狼。你是她想象中的朋友,你必须帮助她说服她的家人:墙中有狼。

GamesBeat:在书中,有没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一个想象中的朋友?

萨奇:没有,这完全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因为我们不想让你成为露西。对我们来说,一个很酷的事情是,我们总觉得 VR 电影应该是叙事游戏与沉浸式戏剧和电影的交集。在这个项目中,我们雇佣了来自《生化奇兵》(BioShock)的人员,Doug Doug 和 Steven Spielberg 合作的一个非常酷的仿真模拟,叫做《LMNO》,非常有个性。我们喜欢《生化危机》中的伊丽莎白。她很鼓舞人心。我们以乔丹·托马斯(Jordan Thomas)为首席设计顾问,他是《生化奇兵 2》的创意总监,在 Infinite 公司为设计伊丽莎白工作了很多年。我们也很喜欢《最后生还者》(The Last of Us)的 Ellie。他们都成了我们团队中的一员。

我们还邀请了来自沉浸式剧场的人。《第三轨》(the Third Rail)项目的两位创始人,在纽约创作了一些沉浸式戏剧作品,就像《爱丽丝梦游仙境》中的《她的下落》——他们编排了这个体验,我们创作了第一个东西,这使我们有能力来创造露西,并试着对你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做出千变万化的回应。她可以对你做出不同的反应。

回到你的问题,我想如果我们在做游戏,我们可能会想,“好吧,你是露西。”但是我们想让你成为一个虚构的朋友,这样她就可以成为故事的主角。你是她的同伴。这和游戏不同,在游戏中通常你是主角,你有同伴。我们认为,它介于电影、沉浸式戏剧和游戏之间,所以主角应该是主角,你会帮助她。你有手。她给你的是你的手,让你体验到这段经历。但你并不是故事的主角。我们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的目标是你和露西有很深的情感联系。

几年前,我们看了《Touch》,几个月后就进入了狼队,我们知道它应该是一个 Touch 式体验。我们增加了你的能力——你拍了一张照片来捕捉狼的证据。你和她一起工作,来穿过这个故事。对我们来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未来——《亨利》是它的起源——我们昨天推出的工作室,我们称之为“Fable”,我们从 Oculus 故事工作室剥离出来,并用 Oculus 的资金启动了《墙中狼》。当我们思考 Fable 的愿景时,我们觉得它不是两个小时的 VR 电影。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经久的 VR 角色。

你看过《银翼杀手 2049》吗?从那部电影思考 Joi。我们想的不是也要制作一部 19 分钟的 VR 电影,而是如何打造一个和她一样有说服力的角色?我认为它超越了人工智能或语音识别技术。我们可以用另一种方式说,有很多来自讲故事的烟雾和镜子,我们可以用类似的方式来让你关心 Joi。这就是我们认为 VR/AR 眼镜可能会出现的原因——不是因为 VR 电影的大产业,而是持久的互动角色的需要。

也许讲故事更像——我不知道《神奇宝贝 Go》是如何讲故事,但它是永恒的,对吧?它一直在我们身边。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朋友,一个可能和我们的孩子在一起玩 AR 游戏或者阅读故事的朋友。也许我们坐在一起看电视。也许我们进入了虚拟现实,和这个 VR/AR 的角色一起去喜马拉雅山,或者我们一起去体验《墙中狼》,她在旅途中,我们陪伴着她。我们正在和这个角色建立联系。

甚至可能有互动角色构成空间计算的核心 GUI。当你完全使用 3D 的时候,我认为没有必要使用窗口或屏幕,不需要鼠标、键盘和 MacOS,或者触摸和 iOS。当我与人交谈时,三维的人物让我非常习惯于从他们那里获取信息。这就是电影工作室的长期愿景:用讲故事的技巧来打造出互动的角色,就像我们和露西一样。

GamesBeat:你们的基地在哪里?

萨奇:我们还在旧金山。我们从 Oculus 故事工作室得到了大部分的团队成员,并移动了大约 10 个街区。

GamesBeat:现在工作室有多少人?

萨奇:大概有 15 个人。大多数是从 Oculus 故事工作室过来的。

Fable 工作室团队成员

GamesBeat:你们是否 Oculus 获得了的资金?

萨奇:是的,我们是由 Oculus 资助的。或者需要明确的是,这个项目是由 Oculus 资助的,不是股权。《墙中狼》是由 Oculus 资助的。

GamesBeat:目前我看到的 VR 作品都很短。当人们变得更有野心的时候,会创建两小时长度的体验吗?我不知道我是否想要整整两个小时的《亨利》。

萨奇:在某种程度上,《墙中狼》是来自《亨利》功能集的一种功能。我们创作了 10 分钟长的作品。但我可以想象,我想要一个持久的角色,作为生活的一部分,他们的故事由我驱动。这是我们将要和露西探讨的东西,看看她是如何在 AR 中存在的,看看她是如何在不同的平台上存在的。我们正在建立社会理解,使她就能对多个用户的身份有一种认识。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鼓舞人心的未来。

GamesBeat:我想知道你们是否也会超越 Oculus?

萨奇:是的,我们会。《墙中狼》只为 Oculus 独享一段时间,然后我们的其他项目就可以在任何平台上使用。能够探索 AR 头显和其他 VR 头显设备是很令人兴奋的。

GamesBeat:游戏制作用了多长时间?几年?

萨奇:这只是第一章。第二章和第三章的时间更长。第一章大约是八分钟。……人们在 VR 中可以承受 30 到 40 分钟的时间。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以前我们对此更加谨慎。我们仍在考虑是否阶段性地发布它,怎样做才是更明智的。

不过,我们计划对所有的作品收费。这是 2018 年的一个重要转折点。Oculus 故事工作室和其他公司都提供免费的内容。而另一方面,游戏从一开始就收费。他们已经开始建立商业模式,并了解人们可能支付的费用。我认为,2018 年应该是我们开始收费的一年,并了解在业务方面应如何做出回应。这可能意味着我们需要花更少的时间在 VR 故事内容上。

我们的设想是每 10 分钟一美元。我们从分析中得到了这一点,但有趣的是,电影院是 120 分钟,12 美元。一个游戏可能是 480 分钟,50 美元。当一场游戏是 240 分钟或 180 分钟,他们可能会收取 20-30 美元。到目前为止,VR 电影已经尝试了每分钟一美元的价格,而且每次都有很大的反弹。《火星 VR》就是一个例子——不是反弹,而是价格。每 10 分钟 1 美元至少是个不错的猜测。我们会尝试一些东西并学习。我热爱这个行业,我们需要开始创业。

GamesBeat:《墙中狼》也会收费吗?

萨奇:是的,我们会的。我们现在不打算宣布价格。Fable 生产的所有东西都会是一种高级的体验。

GamesBeat:还有《Origin》和《Derailed》?

萨奇:没错。《Origin》是一种较长的情景片段。这是一个未来的世界,VR 和 AR 是主流,探询艺术是如何运作的。《Derailed》是一种社交 VR 体验。在 Facebook 的“狼人”账号上,你可以看到发布的视频,有一些小片段。在这种体验中,可以有两个人一同参与。这是一种协作式的,你们两个人必须共同努力才能向前推进。《Ten》是一个有插图的动画纪录片。比《亲爱的安吉利卡》更进一步,它实际上是用 Quill 创作的动画。我们想做一部纪录片,因为它是一种很酷的结合——现实,但手绘。第四部作品是《Magic River Yacht Club》(魔幻游艇俱乐部),它是一部 VR 动画电影。

这四部作品都是 VR 内容。我认为 VR 媒介的一个有趣之处在于它可以让我们以更低的成本制作内容。一个小的团队即可。你可以有一个或两个艺术家,使用 Quill 建模和制作所有的东西,或者使用其他 VR 工具制作。如果有证据表明,这些 VR 电影赚不了多少钱,那么我认为用 VR 制作真正的艺术内容是一个好途径,不用花费数百万美元。

这是我们的商业愿景。我们已经做了一段时间了,我想现在是我们开始了解商业模式的时候了。

GamesBeat:你觉得会有一种类似于电影院的 VR 体验吗?

萨奇:当然。我们正在与美国和中国的 VR 影院商谈有关许可内容的问题。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大的领域。已经有证据表明,消费者确实想要这些东西,并愿意为此买单。这是一种不同的支付模式。很多情况下,你会花 20 美元买两小时,然后你就可以体验所有的东西了。有这个需求。

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一旦我们开始探索收入,我想消费者会在那里,因为这里有令人惊奇的内容。我们只需要开始对它收费,并了解人们觉得怎样使公平的。作为一个消费者,我当然不认为每分钟一美元是公平的。但如果有人说,“只需要一美元,你就能得到 10 分钟。”这听起来并不可怕。我能接受。我曾在 iTunes 上花 3 美元买了一个 30 分钟的喜剧节目。

GamesBeat:本周我看了《星球大战:帝国的秘密》VR 体验。那样非凡的故事叙述,会非常令人信服。

萨奇:基于地理位置的体验是我们另一个有趣的探索,因为它赋予人们更多的探索的能力——不受空间限制的探索会让你更乐于去探索,但在你的客厅不受限制并不一定意味着需要更大的空间。你通常有一个有线 Rift 体验,或有线 Vive 体验。但是在受控的娱乐空间中不受限制可能非常酷。

把我们带到《墙中狼》的一件事就是这个大房子,对吧?露西的房子大得有点吓人。你可以想象自己能够探索整栋房子。我认为人们可以对此作出回应。基于位置的体验是我们正在研究的东西。

作者:DEAN TAKAHASHI
译者:葡萄浆果

2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