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艺术家大卫·罗布尔(David Lobser)和 Damjanski 在 New Inc’s Versions 大会上相识,并立即开始在一个新的艺术项目上进行合作。他们的合作帮助产生了“你好,我们来自互联网”,这是一个互动的增强现实(AR)展览,允许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参观者体验对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ack)艺术的创作性诠释。

一个由八位艺术家组成的名为“MoMAR”的团队打造了这个项目,并创建了一款名同名的 AR 应用。

“Damjanski 有很多非常疯狂的概念性项目,当他提到 MoMAR 时,我和其他与我们合作过艺术家立刻就被迷住了。”罗布尔说。

这个艺术家团队选择了 MOMA 第五层的波洛克展馆来开展这个项目,因为这个展览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罗布尔还说,波洛克的作品“因为它们非常复杂,对比度高而且不重复,所以可以制作出极好的 AR 标记。”

从现在开始到 5 月 6 日,MOMA 的参观者可以在 Android 或 iOS 上下载 MoMAR 应用,来体验交互式的 3D 扩展,更深入地了解波洛克的艺术。该体验不需要许可。

MoMAR 应用使用 Vuforia 图像识别技术来扫描,并将新图像覆盖到原作上。该项目的网站将其描述为“一个无需授权的画廊概念,旨在使实体展览空间、博物馆和艺术品更普及。”

艺术家们用很多方法来完成作品的覆盖,创造出一种独特的风格和诠释。有些作品直接与原作相互作用,有些则没有。

艺术家泰拉·辛恩(Tara Sinn)之前曾与罗布尔合作过,创作了一幅叫做《意味深长的停顿》(Pregnant Pause)的作品,它的主题是关于女性身体在艺术中的表现,以及作为一名女性艺术家的辛恩的“工作身体”。

“我一直认为杰克逊·波洛克(尤其是他的绘画过程)是非常男性化的,”辛恩说,“所以,用他的一幅作品作为背景,讲述关于生育的故事,以及女性作为创作者的想法,吸引了我。”

斯科特·加纳(Scott Garner)也通过他过去与罗布尔的合作被介绍到了这个团队。他希望利用这个项目作为解决他所谓的“与博物馆以及像波洛克这样的中世纪现代艺术家的强烈爱恨关系”的途径。“

“我的目标是去掉所有的策展和历史上的胡作非为,看看波洛克的作品,就其客观的一面来说——这是一幅非常好的画布上的巨大混乱。” 他说。

与加纳和辛恩对波拉克截然相反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加布·巴西亚-科伦坡(Gabe Barcia-Colombo)的解释直接反映了现代艺术家的生活及其与之互动的创作。

巴西亚-科伦坡说:《White Light Afterlife》是对波洛克最后一幅作品的重新诠释,这幅作品是在画家“被一个他永远无法克服的艺术障碍所折磨”的时期创作的。

这种折磨“以一种游戏的形式表现出来,在游戏中,你可以击退骷髅和死亡的旋转轮,以获得永生来作为人类增强现实形象的目标。”

艺术家莎拉·罗斯伯格(Sarah Rothberg)的项目将波洛克的《复活节和图腾》的框架变成了一个大型的交互式 iPhone。你可以创建一个视频反馈循环,“喜欢”这幅画的图像或播放罗斯伯格写的一首诗的音频,效果将受你与绘画的物理距离的影响。她的作品名为《触摸你的手机感觉真好》(It feels so good to touch your phone)。

“我想到了现代艺术的体验,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总能被互联网的魅力所吸引。”她说。

这并不是第一次将 AR 纳入现代艺术博物馆。2010 年的一次名为“WeARinMOMA”的展览在整个博物馆添加了各种独立的 3D 、AR 片段,供下载应用程序的人使用。同样,该展览也没有得到博物馆的授权,尽管艺术家们都尝试着去接触它。

所有的 MoMAR 艺术家都认为,开拓艺术空间是这个项目的重要组成部分。Barcia-Columbo 在展览开幕当天观看了他们的项目,他喜欢观看他们的作品,并想知道 MOMA 的工作人员是否认为对波洛克作品的热情突然复燃了。

“我喜欢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这个展览,并观察人们在波洛克的作品中体验互动作品的过程。”他说。

对于罗布尔来说,他们的项目与传统的画廊设置之间的关系是合作中最令人满意的元素。他表示:“我们的应用程序会令大多数机构满意的。”(编译自 vrscout)

1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