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战神》(God of War)中,最有趣的东西之一是,游戏内容通过一个单一的、不间断的追踪镜头来呈现。有一些欺骗的伎俩,不过数量非常有限,而且很难被发现。基本上,在整个游戏过程中,摄像机都在奎托斯身上,并从他的角度来讲述故事。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耍一些小技巧,但是,我们在整个游戏开发过程中谈论只是6到7或6到8个把戏,”《战神》导演科里·巴尔劳格(Cory Barlog)说。“剩下的只是一个荒谬的计划和技术手段。”

对于任何第三人称的游戏来说,这都是一个有趣的艺术选择,但对于战神系列来说,这更像是一种背离。这个系列之前的游戏都是将摄像机固定在每个场景的一个位置,然后再放大以显示环境的规模。那是因为该系列过去一直专注于奇观,强调敌人的背景和阵容,而不是奎托斯在这些镜头中的表现。而在新《战神》中,摄像机则被作为一种方式来表现奎托斯的冒险精神。

2018年的《战神》把你钉在了奎托斯身上,摄像机通过展示他的视角来展现出游戏的无限魅力。而且镜头不会闪烁或被切掉,你将经历奎托斯经历的一切事情。

通过这种方式使用摄像机会增强玩家对游戏的感觉,思考和寻找制作团队如何处理棘手的角度,并发现作弊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虽然游戏的拍摄方式也可能会被许多玩家忽略,但对叙事方式的反思无疑会增加乐趣。

在新《战神》中,摄像机尽其所能,传递着故事的情感冲击。不过这对团队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技术挑战,为整个游戏尝试一个单一的跟踪镜头将增加投入到设计和生产中的工作。另外,这对于别的游戏并不一定是一个好主意。但是《战神》这么做了,而且效果很好。

“他们必须相信,当我说,‘看,你会直接地感受到时刻与角色相连,这是一种不间断的紧张的感觉,一种你无法用其他方式获得的冒险。’” 巴尔劳格说。(编译自polygon)

2 评论

  1. […] 混沌之刃是《战神》系列的传统武器,克瑞托斯将之藏在他的地下室里——直到2018年的《战神》,在一个迫切需要的时候,才勉强地把它找回来。对于一个下定决心要把他血腥的过去抛在脑后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提醒,他被简化为神的武器,有时他任由自己的力量和愤怒失控,毫不犹豫地宣称自己不配得到生命。 […]

    0

  2. […] 最新的《战神》为克瑞托斯的任务增加了一些东西——把一个孩子塑造成一个不像他那样的人。这个孩子,阿特瑞斯,是克瑞托斯所谓的海洋变化的根源,而《战神》则要引导万神殿的歼灭者向作为一个教育者的父亲转变。这个积极的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孩子的背景下。他的名字是巴尔德尔。 […]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