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和玩法上的创意使四格漫画的组合成就了一部非凡的游戏。我说的是《致命框架》。游戏的文本由多个不同的画面构成,每个画面描述一个动作或事件,玩家通过拖动这些画面将把它们串联成一个逃离追捕的故事。画面排列的顺序不同,呈现出来的故事也会不一样。这部作品是一个基本上由玩家创作故事的“框架文本”。

罗兰·巴特说,一个“理想文本”应是作为合作者和消费者的读者驱动或创造的能指游戏。安伯托·艾柯在《开放的作品》提出了一种作为可能性的场显现的超凡模式,这种模式使我们能够不断认识和创造新世界或者说新文本。一直以来,艺术创作者们也在努力创作这样一种开放的文本。亨利·布瑟的乐曲《文字换位组词游戏》是一“可能性场”,它是什么样的一首乐曲取决于演奏者的选择和演奏过程的感受。马克·萨波塔的《作品第一号》由活页构成,每一页都是一个片断,它是一个怎样的故事由读者的阅读顺序来决定。

比起开放的文本,卡尔维诺的“塔罗牌”要更有意思。在一个森林深处的城堡里,一群被某种没有明说的原因吓哑了的旅人,靠选取、指示或排列几张塔罗牌来讲述自己的故事。相同的牌,不同的排列顺序可构建一个不同的故事出来。卡尔维诺的隐喻在《致命框架》中成为了现实。

3 评论

  1. […] 罗兰·巴特说,一个理想文本应是作为合作者和消费者的读者驱动或创造的能指游戏。作家们已为这一能指游戏作过艰难和有趣的探索,比如马克·萨波塔的《作品第一号》,它由活页构成,每一页都是一个片断,是一个怎样的故事由读者的阅读顺序来决定。这大约是平面文本所能做到的极致了,其他的都是比喻,比如可塔萨尔的《跳房子》和卡尔维诺的“塔罗牌”。或许只有基于数字媒介的互动叙事才可能真正实现能指游戏——这也是《她的故事》和即将到来的《说谎》让我们兴奋的原因,尽管我们知道它们离“理想文本”还很远。 […]

    0
  2. […] 一部电影的好坏涉及了许多因素,演技、剧情、场景、音乐,大概还可以往后继续罗列数十个,然而其中专属于电影的要素莫过于剪辑,它甚至能从某种程度上重构电影的节奏与剧情,成为一双翻云覆雨手。当这种手法运用到游戏中就非常有意思了,众所周知大神级制作人小岛秀夫在踏入游戏行业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导演,甚至为此进行过笔耕不辍的勤奋练习,这样一种经验积累到最后成就了神作《合金装备》,而去年他在个人推特上公布个人心目中的“14年度最佳游戏”《致命框架》时,同样是以这样一种标准来衡量的。《致命框架》独创电影式运镜玩法,围绕一个神秘手提箱展开,将一帧帧动态截图打乱呈现,你要通过移动、扭转凌乱的片段,拼凑出完整的剧情——让拿着手提箱的人顺利逃脱追捕,就好似剪辑师一般,将一堆无从下手的杂乱素材分门别类整理得熨熨贴贴。 […]

    0
  3. […] 在《她的故事》之前,曾经想要成为一名电影导演的小岛秀夫在《致命框架》中首尝了电影式运镜玩法。游戏围绕一个神秘的手提箱展开,玩家要通过移动、扭转凌乱的片断(一幅幅纷乱呈现的图片),拼接出完整的剧情——让拿着手提箱的人顺利逃脱追捕,就好似剪辑师一般,将一堆杂乱的镜头“顺理成章”。《她的故事》的真人出演和“搜索”使游戏叙事的可能性在《致命框架》的基础上得到了进一步的拓展。 […]

    0